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298章 姐夫是好男人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7人围观
简介 圆月当空。 中森明菜若有所思的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禁叹了一声气。 父母开的这间宿屋,大部分的空间用来隔房间做生意,后院分出一个三房一厅的规格,解决了一家人的住房问题。

第298章 姐夫是好男人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圆月当空。 中森明菜若有所思的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的夜色不禁叹了一声气。

父母开的这间宿屋,大部分的空间用来隔房间做生意,后院分出一个三房一厅的规格,解决了一家人的住房问题。

距离的话,离她跟叶景诚住的酒店并不远,就算步行也不过三十分钟时间。 宿屋内外的装横算不上豪华,不过简洁的风格还是吸引到不少客人。

正是因为这一个原因,中森明菜跟妹妹明穗回来的时候,忙于生意的父母根本没空余时间跟她相聚,就连享受晚饭的时间也非常仓促。 其实她知道父母并不是真的没时间,所以她更怀疑父母只是不着紧她。

如果下午是由叶景诚是陪着她回来,估计父母就是关门不做生意,也会空出时间好好招待这个女婿吧?不过也是,如果不是叶景诚这位乘龙快婿。

父母或者还在为一日三餐犯愁,哪像现在每天都是一张笑脸,收钱都能收到没时间吃饭。 其实中森明菜的重心不是父母,而是还在外面应酬的叶景诚。

尽管不一定是叶景诚的初衷,或者说只是生意上的交接。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可能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 中森明菜就生出一种莫名的心酸,又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才出现上面这一番胡思乱想。 这时候,障子门突然被打开。

见到来人,中森明菜喊道:“欧卡桑。

”来人正是中森明菜的妈妈千惠子,待千惠子将障子门重新关上。

她走到中森明菜的跟前并坐下来说道:“明菜啊,欧卡桑跟你聊两句。

”闻言,中森明菜马上端正坐姿。 她对妹妹明穗的感情是亲近,而对母亲的感情却是尊重。 她还知道母亲生她的时候,是一个人忍痛在六叠榻榻米大的房间分娩,更加是亲自为她剪脐带。 至于她那父亲,据说那时候刚好不在店里。 但是从中森名菜自小的印象,父亲对母亲从来没有过半句慰问,甚至店里的工作都要母亲来一手承担。

如果真要给父亲一个评价,那就是一个没本事且不顾家的男人。

所以中森名菜自小受到母亲很大的影响,包括她想成为一名歌星的梦想,也是受到母亲千惠子的影响,她想要完成母亲所不能完成的愿望。 “明菜,跟妈妈说,是不是未来女婿在出面应酬,所以你现在心里面难受?”千惠子询问道。 正所谓知女莫若母,从中森名菜一回来那股郁郁寡欢,千惠子就看出问题所在。 只是还要照顾宿屋的生意,不得不将这件事拖到现在。

“嗯。 ”中森名菜淡淡应了一句。

“像你爸那种没本事的男人还要每天出去应酬,未来女婿如果没应酬是不可能的。

”千惠子抓过中森名菜的手,在她手背拍了拍开解道:“越是本事大的男人,难免有越多的应酬。 既然你选择跟他过日子,有些事就要放得下知道吗?”“我知道,就是心里难受。 ”中森名菜将手放在心口处。 三从四德的道理她明白,她也可以做到对这些事视若无睹,但是自己心底的想法却是没法隐藏。

“唉。

”作为过来人,千惠子替女儿叹了一声气,问道:“有没有发现他有其他女人?”“嗯,有几个姐姐。 ”忽地,中森名菜又想起时不时在别墅出现的温璧霞跟曾崋倩,添了一句道:“可能还有两个妹妹。 ”“妈妈知道你的心情。

”即使成为师奶的千惠子,也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女人。 这一切源于中森明菜的资产家外公,自小就对长女千惠子的教养严格要求。 正是这个豪门的门槛,让她比一般女人看待自己男人应酬的问题,要看得更加淡薄和不去计较。 因为中森明菜的外公认为,可以称得上他这个长女的,也肯定是门当户对的豪门。

正如千惠子刚才所说,越是本事大的男人就越有更多的应酬,有些事她必须学会迁就和放下。

而千惠子本身也有着专业级别的歌艺,所以她想成为明星的梦想,其实要实现的难度并不高。 前提是她娘家没有因为战争而家道中落,而她又要赚钱过日子的情况下……面对母亲千惠子的开解,中森明菜逐渐敞开心扉,开始倾诉这半年来的日子。

这些事她是不可能跟叶景诚说,因为这样就变成对自己男人的抱怨。

其实叶景诚除了比较花心,而且没有太多时间陪她之外。

其他方面都可以说是一个好男人。 特别是他对自己娘家的照顾,包括这一处宿屋,两个哥哥的工作,姐姐和妹妹的学费,都是叶景诚在背后支持。 对其他人来说,这看起来就像一笔金钱的交易。 叶景诚付出的这些,也不过是想将中森明菜捆绑起来。

但是真的每一个有钱人,都舍得在自己女人身上花钱吗?而且叶景诚投入的并不止金钱,平日对她也是非常的呵护,有时候她发小脾气,这个男人也会花心思来哄回她。

如果只是单纯的包养她,不是只要要求她逆来顺受就好吗?得到母亲再次的安抚,中森明菜承受的压力随之大减。 比起自己那不顾家的父亲,她的遭遇比母亲要好得多了。 踏踏踏踏——这时候,门外的桦木地板传来一阵跑动的声音。

千惠子暂停了两人之间的话题,打开房门并往外面探了探脑袋,赫然发现小女儿中森明穗往外面跑。

“明穗,这么晚你还想去哪里?”见到在玄关换鞋的中森明穗,千惠子追问道。 “我出去接个朋友,很快就回来。 ”中森明穗快速换好鞋子,往后招了招手便跑出门外。 “这丫头。

”眼见想追也追不回来,千惠子抱怨道。 重新回到房间,面对中森明菜的询问。 千惠子说明中森明穗的外出,同时感慨但愿小明穗不是结交了男朋友,因为她不一定有明菜的运气,而岛国的男人又普遍是渣男的本质。

不多时,玄关又传来一阵动静。 外出的中森明穗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敲响中森明菜的房间,中森明穗走进来俏皮的说道:“姐姐,你看我带谁回来啦。

”原本,刚才叶景诚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正好是中森明穗接听的电话。 即使是这样,干脆给中森明菜一个小惊喜。

因为叶景诚知道,小明菜肯定以为自己今晚不回来。

她是比其他同龄人要成熟,但是怎么说也只是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大女孩,面对这个问题肯定会胡思乱想。 这时候,叶景诚从后头走了出来,微笑道:“喝了点酒,想起我家小明菜,所以就过来了。 ”“嘤。 ”见到突然出现的叶景诚,中森明菜并不是因为惊喜而愉悦。 而是飞快的冲上来并钻进叶景诚的怀抱。

看着愈发暧昧的气氛,中森明穗对身旁的母亲说道:“母亲大人,我们就别打搅姐夫他们温馨了。

”“你这丫头,好像很挺懂人情世故哈。 ”千惠子用食指戳了戳中森明穗的脑袋,开玩笑道:“不然你就陪着小明菜到港岛给姐夫当小妾,也免得她在那边被其他的女人欺负。

”“欧卡桑,你胡说什么嘛。 ”当即,惹得中森明穗脸色一片红晕,不自主的往叶景诚那边看了一眼,姐夫好像是个好男人呢。

如果姐姐不介意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哎呀,好羞涩。 ”想到这里,中森明穗却是先一步跑出去,惹得后头的千惠子一阵莫名其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