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0128章 邋遢男子的恐怖实力 爱心珍珠发夹

本站2019-07-0235人围观
简介 那声音出现得很突兀,且是针对百炼楼和金剑阁,更是直指两大势力之主,令得所有人都同时变色,纷纷望去。 就见,一个邋遢男子,坐于地上,披头散发,像一个乞丐,手里抱着一个酒壶,正大口地

第0128章 邋遢男子的恐怖实力 爱心珍珠发夹

  那声音出现得很突兀,且是针对百炼楼和金剑阁,更是直指两大势力之主,令得所有人都同时变色,纷纷望去。   就见,一个邋遢男子,坐于地上,披头散发,像一个乞丐,手里抱着一个酒壶,正大口地往嘴里灌。

  这邋遢男子先前已经把酒喝光,此刻竟不知道从哪里又找了一壶。

  这人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公然质疑两大势力之主?  “你是何人?一个乞丐,也敢妄呼这两位的姓名,是想找死?”金剑阁长老横眉倒竖。   一场原本稳胜的局,最终成了平局,他心中正倍感憋屈,此时竟有这么一个乞丐般的男子,提出质疑,听口气还一点都不把柳长风和金玉人放在眼里,立即将这位长老心中的憋屈,转化成了怒火。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说话?”邋遢男子外表看起来不堪,口气却大得惊人,席地而坐,根本没去看那位长老一眼,似是不屑,认为金剑阁长老入不了他的眼!  “敢羞辱于我,你找死!”金剑阁长老怒极,愤怒出手。   他身形动起,快如闪电,虽是一名炼器师,但境界不低。

只见他身上玄纹浮现,赫然是凝纹之境的强者,双掌拍出,带起强烈劲风,拍向邋遢男子的脑门。   这一掌包含杀意,显然动了杀心。   “噗!”  邋遢男子也出手了,并未起身,仍是坐着。 他吐出口中一口酒,酒水在空中快速凝聚,点点水珠相连,化成了一尺左右的水线。

  接着,他右手二指并拢,向前指出,那一排水珠汇到了他的指前,向是其手指的一种延伸。

  “唰!”  邋遢男子一指斩出,指前的水珠这一刻仿佛化为了一把长剑,剑芒刺目,唰地一声,向前斩出。   “啊!”  金剑阁的长老发出惨叫,他那向前拍出的右手,被齐肩斩断!  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凝纹境强者,却被邋遢男子凝几滴酒水为剑,一剑斩断了手臂!  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撼之中,一时间寂静无声。

  “凭你也敢对我露出杀意?断你一臂,让你长长记性!滚!”邋遢男子双目开合间,眼中的杀气令人心悸,让人一看便知,这绝对是尊杀神。   他双眼之中的杀气并非刻意,而是杀戮过多后,自然形成的杀气。

  金剑阁长老一句话也不敢再说,捂着断壁,狼狈后退。

  人群也被此人震得寂静无声,惊骇莫名。 这到底是什么人,金剑阁的长老,说废就废了,似乎根本不把金剑阁放在眼里!  只见邋遢男子吐完那一口酒后,又拿着酒壶往嘴里灌,似乎想补回那一口。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许喝那么多,你再喝我就生气了!”邋遢男子旁边,那小姑娘有些不快,气呼呼地瞪了邋遢男子一眼。   前一刻还杀气凛然的邋遢男子,竟真的不喝了,像是很听那小姑娘的话。

这种反差令人们再次惊呆,这样一尊杀神,居然会对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言听计从?  而且这个组合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个乞丐一样,却实力强大的男子,身边带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金玉人心惊不已,但身为阁主,此时还是得站出来。   “我是什么人,你们还不配知道!”邋遢男子又想喝酒,但看到旁边那小姑娘的眼神,立即又放下了酒壶,道:“我只是路过此地。 原本,你们的事我也不想管,但你们如此无耻,两大势力竟联合欺负一个小辈,实在是令我不耻!”  金玉人和柳长风的脸色都黑得难看,柳长风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明白!”  “不明白?好!那我就给你们说个明白!”邋遢男子放下酒壶,站起身来,向场中走去。   他一起身,众人才发觉此人身上的气息无比凌厉,行走之时,像是一把出鞘的得剑,目光所向,无人可以直视,像是长剑所指。   他走到场中,拿起金玉人的黄金巨剑,道:“剑纹暗改,隐去了真纹,以假纹为表象,而你们金剑阁那个小辈,刻出的器纹便和这假纹一致,看似还原了此剑器纹,实则一无是处,大错特错!”  “那名为叶川的少年,看破了表象,刻出了真纹,甚至完美还原,引发共鸣,你们却毁掉其器,不肯承认这一结果!”  邋遢男子当众指出,丝毫也不避讳,更没有给金剑阁留颜面的意思。   这更让金玉人心惊,此人先前并未接近过他的剑,却能知晓此事,说明对方即便一直隔着距离,却也早已看穿,炼器的水平恐怕也是深不可测。   “铸形一门,那叶川无论是选材、步骤、火候、锤炼次数,都几近完美。 而你们那个金剑阁弟子,看似做得极好,实则也是错漏百出,可最后与此剑对比之时,却是与此剑更为接近,其中缘由,我想也不必说得太明白了!”  邋遢男子说完,唰地一声,将黄金巨剑插入地面。

  巨剑直接没入地底,只留剑柄在外,这一手实力,再次深深震撼了众人。

  “枉你们金剑阁与百炼楼还是周边最大的炼器势力之力,竟两方联合,用这种肮脏手段对付一个后辈!”邋遢男子目光如剑,凌厉逼人,望向金剑阁阁主。

  “尤其是你!”他一步步向金剑阁主走去,气势迫人,“身为剑修,你却没有修剑者应有的正直之心,你根本不配修剑,你这种无耻之人修剑,是对剑的一种侮辱!”  在那股强大而凌厉的气势之下,金玉人竟不自觉的步步后退,尤其当邋遢男子最后一句话说出时,他的内心似是中了一剑,仿佛有某种东西碎开了,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这是道心受损所致,虽不致命,但对今后的修炼,却影响极大,若无法明悟,此生再难有进步!  在场之人,寂静无声,没有想到这场比试背后,竟藏了这么多黑幕。

  “阁下说这些,可有证据?”柳长风开口,道:“虽然阁下实力惊人,但我百炼楼的声誉也是不容玷污的,阁下说我与金阁主暗中以手段针对叶川,可能证明?难道就凭着实力强大,便能信口开河吗?”  暗中舞弊,这绝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柳长风自然不能承认,如果承认了,百炼楼和金剑阁竟用这种肮脏手段对付叶川一个小辈,必定被所有人不耻,口碑一落千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