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3689章 我来复仇了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94人围观
简介 关键时刻,刀疤男子释放出了属于刘家的独特气息。 并且,施展出了最强秘术,想要斩杀林辰。 “嗯?”八宫宫主,率先发现了异常。 “该死。 ”月横脸色阴沉,心中不断暗骂,脑海

第3689章 我来复仇了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关键时刻,刀疤男子释放出了属于刘家的独特气息。 并且,施展出了最强秘术,想要斩杀林辰。 “嗯?”八宫宫主,率先发现了异常。

“该死。

”月横脸色阴沉,心中不断暗骂,脑海中则是在快速的思索,如何撇清与刀疤男子的关系。 “刘家的秘术?”“怎么可能?月宫之人,怎么会刘家秘术?”“刘家人混进来了吗?”一时间,演武场内,议论纷纷,所有人都感觉诧异。 “哼。

”青铜王座上,一道威严的冷哼声传来。 紧接着,逍遥侯含怒出手。

“刘家,过分了。 ”一道璀璨指芒,穿透合击法阵,轰向刀疤男子。

“死吧。

”在刀疤男子暴露身份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放弃了逃生的念头。

只要能将林辰斩杀,一切都值得。

所以。

在逍遥侯出手的时候,他明显加快了进攻速度,想要以命博命,临死之前,将林辰斩杀。 轰!事实上,他的战刀,也劈在了林辰的身上。

但是。

后者不败冥王体运转,可怕的铠甲,直接挡住了这一刀。

“不。

”见状,刀疤男子心生绝望,愤怒嘶吼。 然而,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被逍遥侯的指芒击中,生机迅速消失,最后身体爆炸,血雾喷涌。

嗡!合击法阵也因受到强大动荡而溃散,十九人东倒西歪,索性没有受伤。 唯有林辰,站在演武台中央。 他看了议案逍遥侯,若后者知晓,他就是杀萧牧的凶手,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月横。 ”管家大怒,指着月横,质问道,“为何月宫之人,会刘家秘术?”其他诸宫宫主,也都忌惮的看向月横。

虽然他们九宫不和,但也仅限于内斗,对外的话,他们还是保持一致的。 他们最讨厌的就是背叛。

“回禀侯爷,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情。

”月横双膝跪地,低沉道,“挑选参赛的二十人,是我月宫的副宫主亲自负责的,我因为信任他,故而没有太多过问。

”“现在,我也很痛心,没想到刘家之人,会混入队伍中。 ”月横表现的很悲伤,“幸亏军宫诸人没有任何闪失,否则的话,我月横就是逍遥府的罪人了。 ”逍遥侯沉默不语,管家也没有说话。

“副宫主,我带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月横起身,快若闪电的来到副宫主身前,漆黑的眸子中,隐藏着一抹惊人杀意。

“你这个叛徒,今天就让我来清理门户。

”话音落下,还不等副宫主反应。

月横就一掌劈在了副宫主的头颅上。 咔嚓!血雾喷洒,副宫主人头落地,直接毙命。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的诸人也是一愣。 “你……”管家气急,这月横明显是在杀人灭口。

“好了,此事到此结束。 ”逍遥侯开口了,“九宫大比已经结束,取得第一的是军宫,灭龙洞的三个名额,归军宫所属。 ”说完,逍遥侯便离开了。

众人纷纷恭贺军宫,当然也有一些人,眼中充满嫉妒。

尤其是月横,看着被众星捧月的林辰,心中杀意更甚。

“哼,就让你在得意一会。 ”月横回到月宫后,直接进入了秘境,找到了云老。

“你太冒失了。 ”云老有些不悦,“我现在还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若是被逍遥侯发现,我不是他的对手。 ”“云老,我下次一定会注意。 ”月横道,“逍遥侯应该不会发现吧。 ”而此时。 逍遥侯居住之地,林辰也在。

“对今天的事,你怎么看?”面对逍遥侯的询问,方辰道,“侯爷不是已经有结果了吗?”逍遥侯咧嘴一笑,“你这家伙,不但潜力无双,而且心思细腻,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啊。

”“原先,我还只是怀疑,但此次九宫大比,已经可以确定,月宫背叛了逍遥府。 ”逍遥侯脸色逐渐阴沉下来,声音中带着些许怒意。 “你是否还记得,当初你从魔池出来时,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其他人都没有来,唯有月横,站在山脚下眺望。

”方辰点头。 “从那一次开始,我就怀疑,魔池中动手的,有可能就是月宫,但我不相信他有这个实力,现在我知道了,他极有可能已经与刘家勾结。 ”逍遥侯继续说道。 月横当众斩杀副宫主,让其当替罪羊,这根本不能隐瞒什么。 反而让逍遥侯更加确定,这件事情,就是月横有意为之。 “你与刘家的恩怨,众所周知,刘家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你,而此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不过,他们也没想到,方辰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可惜,他们失算了。

”逍遥侯道,“接下来的时间,我会亲自送你到灭龙洞修行,你尽快确定三个名额归属。 ”其实,逍遥侯还有一点担心,那就是魔山尊。 “我知道。 ”方辰点头。 九宫大比结束后,各方都在准备。 月横与云老,已经准备了颇多手段。

而刘家,得知消息后,也开始准备,迎接逍遥侯的怒火。 唯一遗憾的就是,损失了一个年轻弟子,还是没能杀死林辰。 至于魔山尊。

曾经隔空放狠话,叫板逍遥侯。 如今,他终于从秘境中走出,携带着无穷怒意,一路向西,踏入了逍遥府境内。 “林辰,我来了。

”魔山尊所过之处,魔气滔天,尸骨累累。

“曾经,我欲收你为徒,然而你却不懂得感恩,当众拒绝我,我既往不咎,不愿意与你理会,你却蹬鼻子上脸,杀我徒弟。 ”魔山尊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

“今日,我前来兑现承诺,斩你头颅,祭奠我那死去的徒儿。

”每到一个地方,魔山尊都会大开杀戒。 他痛恨逍遥府,痛恨这里的所有人。

只因为,自己的弟子,永远的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同一时间。 逍遥侯也发现了魔山尊的动向,他严厉警告,让魔山尊停止杀戮,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呵呵,后果自负?”魔山尊嗤笑,“我就在这里,你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