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三百四十五回 杀伐果断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35人围观
简介 她的刀势一变,周身的黑气中,剑身突然泛起一阵绿光,映得那些符文一下子明显了起来,而剑速一下子变得极快,这一回招招狠辣,隐隐间有风吹过林的声音。 天狼点了点头:“魔教的子午断魂剑,不错,够

第三百四十五回 杀伐果断沧狼行最新章节

她的刀势一变,周身的黑气中,剑身突然泛起一阵绿光,映得那些符文一下子明显了起来,而剑速一下子变得极快,这一回招招狠辣,隐隐间有风吹过林的声音。 天狼点了点头:“魔教的子午断魂剑,不错,够狠够辣。 ”他的刀一下子缩短了半尺,以刀使剑招,用出三清观的霞光连剑法,以快对快,两条身影搅到了一起,刀光剑影,擦出朵朵火花,你来我往,只片刻功夫就过了四五十招,地上飞沙走石,尘土飞扬,一边小茶铺的桌椅板凳也被二人的刀光剑气打得支离破碎,裂了一地。

二百多招下来,天狼惊奇地发现此女的武功极为博杂,正邪的上乘剑法几乎没有不会的,无论是魔教的子午断魂剑,三才夺命剑,巫山派的穿云破雨剑,青城派的松风剑法,武当的柔云剑法,三清观的霞光连剑,宝相寺的慈悲剑法,峨眉的紫青剑法和幻影无形剑,几乎没有她不会的武功。

但天狼打着打着,也发现凤舞的内力并不如真正的顶尖高手,她的八脉还没有完全打通,应该是任脉还差四五个穴道的样子,可见她有点贪多嚼不烂,虽然所学既多又杂,但也浪费了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有这时间盯着峨眉的一门幻影无形剑苦练,只怕这会儿也已经大成,成为打通八脉的顶尖高手了。 天狼突然想到一件事,刚才凤舞说过别离剑一旦出鞘,不见别离。

就无法回鞘,他猛地一惊,这里只有他们二人,又如何能别离啊。 见血啊之类的呢?想到这里,天狼奋起几刀,逼退凤舞,然后抬起手,倒退几步,一伸手。

沉声道:“等一下,我想到件麻烦的事。

”凤舞经过刚才一番打斗,正在兴头上,这回一下子停了下来,才略微有些喘息,她抬头抹了抹顺着两鬓淌下的香汗,言语中透出一点不高兴:“才刚刚打得有点意思呢,突然停下来,真是扫兴,说吧。 什么麻烦的事?若是要去找沈鍊,那就不必了,时间足够。 ”天狼摇了摇头,他这一番打斗倒是气定神闲,只用了六七成的功力,比起刚才的生死恶斗可是轻松多了。 当然,这也和凤舞没有全力发挥,使的都是各派的中坚乃至独门武功,顶级的绝学幻影无形剑也没有用出有关。 天狼把自己胸前又在打斗中破开的口子扎紧了一些,说道:“凤舞,你说过这别离剑一出,一定要有别离,不是伤到别人就是伤到自己,听你刚才说的应该也不是戏言,为什么现在又要出剑?这回你是想伤到你还是伤到我?”凤舞微微一笑:“你才想到啊。 呵呵,这回让我有些失望了,本以为你刚才就应该考虑到这问题的,看来你虽然聪明,但毕竟是大男人。 心思也不够细啊。 ”凤舞说到这里,突然眼中杀机一现,周身黑气大盛,刺得天狼心中一凛,连忙提起八成功力,周身红气暴涨,只见凤舞双足一点地,整个人突然向侧面飞去,空中别离剑出手,带着呼啸的风声,却没有攻向天狼,而是向着茶铺灶台旁面的地下飞去。

只听一声闷哼声,别离剑插到了地上,而从剑身下面,汨汨地冒出血来。

天狼脸色一变,他其实刚才已经能觉察到地里有潜伏者,但估计是凤舞带来的锦衣卫,所以一直没有出手,但没想到凤舞一上来就下杀手。

凤舞潇洒地飘到了别离剑处,一拔剑,从地里带出一人,剑正好插在心口,而他的两只手,在临死前还抓着剑刃,但手掌都被削掉了一半,可见其剑的锋利,天狼看了一眼此人的脸,赫然正是曾经给自己上过包子的那个没好气的年长伙计,眼睛暴突,嘴角边流着黑色的污血,显然已经气绝。

天狼怒道:“凤舞,你怎么上来就下杀手?”凤舞勾了勾嘴角,用剑挑开了那伙计的面皮,露出一张青黑色的脸来,原来这人也是戴了人&6%皮&6%面&6%具。

凤舞抬起头,对天狼说道:“此人乃是锦衣卫鹰组的第二十三小队的队长地行神鼠刘奇伟,也是这次总指挥大人派来协助,或者说实际上就是监视我们的。

刚才我们的话全给他听了去,你说我能留他吗?”天狼先是一愣,转而怒道:“你明明知道他在一边潜伏,而且这个命令想必也是你下的,不让他走,却直接杀了他,凤舞,你的心为什么这么狠?”凤舞冷冷地说道:“锦衣卫里没有人是值得完全信任的,就算这个刘奇伟,他最拿手的本事就是偷听和密报,你觉得象这样的人,如果跪下来赌咒发誓,说绝不会把今天听到的泄露出去半个字,你会信他吗?”天狼一时语塞,转而大声道:“我信不信他是一回事,取不取他性命是另一回事,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明知此人在侧,你明明可以把他打发地远远的,为什么要白白害他一条命?难道你的眼里,人命真的就和那些给恶狼吞食的小兔子一样,毫无价值,予取予夺吗?”凤舞似乎也没有意料到天狼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她抿了抿嘴,说道:“天狼,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没用的事情,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闯荡江湖了,难道你就没有杀过人,没有剥夺过别人的生命?”天狼心中的愤怒无以复加,大声吼道:“不错,我是杀过人,还杀过很多的人,但我杀人总是有理由,杀的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就是想取我性命的人,这人是这种情况吗?更不用说他还是个锦衣卫,是自已人。 ”凤舞冷笑道:“天狼,我一再跟你说过,锦衣卫里没有自己人,只有想踩着你向上爬的利欲薰心之徒。 这个姓刘的,他武功远不如你,动起手来自然是杀你不得,但他可以回头向总指挥大人密报,他的舌头照样可以要你的命。 ”天狼微微一愣,被说得哑口无言,一时呆立原地。

凤舞那饱满的胸部向前一挺,上前一步,大声道:“你说我为什么不让他走得远远的,现在我就告诉你原因,总指挥派此人来就是监听我们的,我要是让他走远点,岂不是不打自招?天狼,你这人时而聪明,时而笨得不可救药,说白了就是你那迂腐的正义感作怪,刚才我还猜你是魔教中人,看来我是猜错了,你肯定不是魔教和巫山派出来的。

”天狼半晌无语,久久才叹了口气:“从理性上说,你做的是对的,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你这样的冷血无情,杀人如屠羊宰狗一般。 现在你杀了此人,还不是无法跟总指挥大人交代吗?”凤舞勾了勾嘴角,沉声道:“这事并不太难,你看这里。

”她转到了灶台后,伸脚一踢一块砖头,那灶台突然一阵机关响动,向着一边翻转,露出下面的一个地窖,里面赫然有着三具尸体,正是店家夫妇和另一个年轻的伙计。

凤舞看了一眼天狼,说道:“这店家夫妇乃是锦衣卫的线人,在这里开个茶铺谋生,顺便为刘奇伟做掩护,可这刘奇伟今天也知道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个任务了,为了不暴露自己,索性将店家夫妇灭口,另一个伙计就是店家夫妇的儿子。 ”“这一家三口也算在这里跟他共事了几年,可这刘奇伟杀起这三个人照样翻脸无情,就在刚才你打斗的时候,他就从藏身之处翻进地窖,把这三人杀死,然后继续偷听,天狼,我杀这样的人,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