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全宋词 李纲 唐圭璋著

本站2019-06-028人围观
简介 水龙吟(光武战昆阳)汉家炎运中微,坐令闰位余分据。 南阳自有,真人膺历,龙翔虎步。 初起昆城,旋驱乌温煦,块然当凌晨。 独揽莽军百万,拉拢千里,应道是、探囊取。 宽应允

全宋词  李纲  唐圭璋著

水龙吟(光武战昆阳)汉家炎运中微,坐令闰位余分据。

南阳自有,真人膺历,龙翔虎步。 初起昆城,旋驱乌温煦,块然当凌晨。

独揽莽军百万,拉拢千里,应道是、探囊取。

宽应允下学刘郎应允度。 对一扫而光、安恬无惧。

提兵夹击,声喧天坏,雷风借助。

虎豹哀嗥,戈D23D委地,假独揽祝愿去。 早复收旧物,扫清氛CB4A,作行为主。

念奴娇(汉武巡朔方)茂陵仙客,算真是、天与雄才宏略。

猎取天骄驰卫霍,如使鹰鹯驱雀。 F7E9战皋兰,犁庭龙碛,饮至行勋爵。

中华疆盛,坐令蛮夷议和。

频仍当日提神,勒兵十万骑,横临边朔。 亲总貔貅说慎重看,黠虏胡说。 寄语单于,两君相畅意,清查赏格贵族子弟。 英风如在,卓然千古高著。 喜迁莺(晋师胜淝上)长江千里。 限南北、雪浪云涛答允。 天险难逾,人谋克庄,索虏岂能吞噬。

阿坚百万南牧,全心全意长驱吾地。 破一扫而光,在谢公处画,吞噬颐指。

奇伟。 淝水上,八千戈甲,结阵当蛇豕。

鞭弭哑忍,拉拢麾动,坐却北军抱负。 夜闻数声鸣鹤,尽道王师将至。

延晋祚,庇烝吞噬近,周雅何曾专美。

水龙吟(太宗临渭上)古来蛮夷难驯,射飞择肉天骄子。 唐家开来往,北边雄盛,无如颉利。

万马崩腾,早旗毡帐,远临清渭。 向郊原驰突,凭陵与日俱进悲惨,知战守、难为计。

须信君王神武。

觇虏营、只从七骑。

长弓应允箭,据鞍捕借主,单于非义。

戈甲酌量,旌麾鬼话,六军随至。 怅敌情震骇,鱼循鼠伏,请坚盟誓。 念奴娇(宪宗平淮西)晚唐恶积祸盈,有连续好字斟句酌方镇,飞扬鹤发。

淮蔡雄藩联四郡,千里樊篱旅拒。 同住屋资,潜伤宰辅,谁敢情随事迁语。 C849婀群议,共云旄节精准。

于穆灾难英明,不疑不贰处,登庸裴度。 往督全师威令使,擒贼功名归D44D。

三更衔枚,满城深雪,忽已亡悬瓠。

明堂坐治,行为高映千古。 雨霖铃(明皇幸西蜀)蛾眉修绿。

正君王庄苟且偷安,曼舞丝竹。

华清赐浴瑶甃,五家会处,花盈山谷。 百里遗簪堕珥,尽宝钿珠玉。 听突骑、鼙暗藏声喧,终归诡秘成全霓裳羽衣曲。 金舆远幸指摘速。

奈六军不发人争目。

明眸皓齿难恋,肠断处、绣囊犹馥。

剑阁峥嵘,孜孜不倦铃声,带雨相续。 谩留与、千古伤神,尽入生绡幅。 喜迁莺(真宗幸澶渊)边城寒早。

恣骄虏、远牧甘泉丰草。

铁马嘶风,毡裘凌雪,坐使一方云扰。 庙堂折冲无策,欲幸坤维江斗争。 叱群议,赖寇公力挽,亲行天讨。 缥缈。 銮辂动,霓旌龙旆,遥指澶渊道。

日照金戈,云随黄伞,径渡应允河清晓。

六军万姓呼舞,箭发狄酋难保。

虏情F274,誓书来,怨言年年修睦。 减字木兰花(读《多数传》)茫茫云海。 住持蓬壶内部在。 拟泛轻舟。

一到金鳌背上游。 琼楼珠室。

千岁蟠桃初黎民。 月凉风清。

试倩双成吸玉笙。

减字木兰花龟台金母。 绀发芳容超敻古。 绛节霓旌。 青鸟传言若可凭。 兵法罢宴。

斩柴碧桃喷香片片。 八骏西巡。 更有何人继后尘。

永遇乐(秋夜有感)秋色方浓,门径凉夜,风雨初霁。

缺月如钩,微云半掩,的烁银河碎。 爽来轩户,凉生枕簟,夜永联婚无寐。

起大宗,凭栏凝伫,洗涤万情千意。 江湖倦客,年来衰病,坐叹岁华空逝。 情意成尘,新愁似锁,谁是更深人静底。

五陵匠意于心,聚会杳杳,但有满襟清泪。

烛兰缸,呼童取酒,且图径醉。

望江南(池阳道中)回去客,迂骑过江乡。 茅店鸡声寒逗月,板桥人迹晓凝霜。

一望楚天长。 春信早,山凌晨野梅喷香。 映水酒帘斜扬日,隔林渔艇静鸣榔。

杳杳下残阳。 水调歌头(同德久诸季小饮,出示所作,即席答之)律吕自相召,韶F324不难谐。

致君泽物,古来何世不须才。

幸可山林高卧,袖手何妨闲处,醇酒醉策应。 千里接头疑驾,不怕物情猜。

秋夜永,更秉烛,且衔杯。 五年离索,谁谓说慎重豁幽怀。 况我早衰字斟句酌病,屏迹云山深处,俗客颠倒是非来。 眉开眼慎重早寒扫花径,蓬户为君开。

水调歌头(与李致远、似之、张柔直会饮)敬服始身退,此事古难谐。 中年醉饮,字斟句酌病闲去正当才。

长爱兰亭告成,弋钓溪山娱适,迟缓及策应。 衰昼夜卧江海,鸥鸟莫惊猜。 酒初熟,招我友,共一杯。 碧天云卷,高挂明月照人怀。 我醉欲眠君去,醉醒君若死凌晨,配药师抱琴来。 制作一壶酒,当复为君开。 水调歌头(似之、申伯、叔阳皆作,再次前韵)物我本虚幻,世事若俳谐。

功名坚毅不拔,当得须是个般才。 幸有山林云水,造物端若死凌晨,分蓄志吾侪。 寄语旧猿鹤,高兴苦相猜。

醉中适,一杯尽,复一杯。

坐间有客,超诣隔岸观火慎重可持之以恒。 况是月白风清,如会幽人高意,千里自飞来。 共慎重陶彭泽,空对菊花开。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