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本站2019-07-0945人围观
简介 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 包括爱情。 那天一个小朋友对我说他喜欢一个女生,让我给他提建议。 我说:那很好办啊。 写情书,折纸鹤,在宿舍楼下告白。 他迅速地回我一句: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 包括爱情。 那天一个小朋友对我说他喜欢一个女生,让我给他提建议。 我说:那很好办啊。

写情书,折纸鹤,在宿舍楼下告白。

他迅速地回我一句:你很古老啊。

都什么时候了,谁还写情书呢。 看来自己的确有些古老,包括那天的心理测试显示自己已经33岁了。

所以当我说出很古老的方式,而不是告诉你买一大束玫瑰,一大盒巧克力,一场浩大的烟花表演时,那是因为这些东西很少出现在我身边的现实生活里。 也应该极少出现在我们的眼睛和思考范围里。 回溯到不久之前,我们亲眼见证或亲身经历的感情是:很俗套的,就如同爱情小说里的九十九个公式中的第七十二种老掉牙,相对于沈佳仪的功课优秀,我是个学校成绩很差劲的荒唐学生。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验。

不经意间听到某一首歌,某一段旋律,就会瞬间回忆起某段时光里的自己。 或大学,或高中,或看见曾经在自己座位旁,那张用粉笔划下着白线的青涩脸孔。

我们自信,我们不可一世,我们烈烈张扬。

但是在一个人面前,我们更加不可一世,更加烈烈张扬。 而在我们的内心,在他/她的面前,我们感觉自身如此卑微。

男孩吹着口哨,哼着不着调的曲子,吊儿郎当地出现在女孩的面前。 可以被老师当众体罚,可以被同学一起嘲笑,可以被所有的人不理解。 但是只要女孩的一句话,一句不经意的鼓励,或者是一句“恨铁不成钢”的假意嘲讽,都可以让男孩变得不一样。

那是从心底里开始向上奋起的一种状态。 开始有了目标,开始不顾一切,开始在暗地里咬牙较劲。

终于有一天鼓足勇气,正式向女孩发出挑战,那也是证明自己的不一样。 自己不甘堕落,想要证明自己。

所以,因为那些女孩,男孩变得奋发图强,甚至变成自己想象不到的模样。 因为那些女孩,男孩学会包容,学会体贴,学会放轻或夸大每一个动作,学会注重每一个细节。

青春期的男生可以在一百个人面前极尽丢脸之能事,还兼洋洋得意------只要其中没有他喜欢的女孩。 青春期的男生可以在篮下被盖一百次火锅,还觉得打篮球是件有趣的事------只要附近没有他喜欢的女孩。 青春期的男生可以因为成绩差劲、上课捣乱、跟墙壁说话,变成某种反其道而行的英雄------只要他不需要坐在喜欢的女孩的前面。 而现在,如果我一直被自惭形秽的迷雾给困惑住,我就不能用完整的自己去喜欢沈佳仪。 那样的喜欢,头都垂得低低的,很不是滋味。 每次无法亲近我最珍视的爱情,都有不同的理由。

实话说我无意收集各式各样自己被拒绝的理由------那种癖好太悲情,也太变态了。 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是我人生的味道。

真的。 我对沈佳仪的喜欢,让我的课业成绩始终维持在全校三十名内,也让完全不懂五线谱的我开始写歌。 一首接一首。

因为爱情,男孩变成自己曾经最鄙视的诗人。 在自己的笔下流淌出只有自己才能读懂的诗句,但是我们不会和其他人分享这些美丽,即便是那个女孩。 那些诗,那些歌,没有人能听得懂最深沉的爱恋和小心翼翼。

女孩的名字被美丽符号代替,身份被好朋友的名义代替。 男孩如此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这个不能说的秘密。

一个网友读者CYM,在我的bbs个人板上写道:“等待也是行动的一部分。

”没错,就是如此。 等待不想谈恋爱、只想专心念书的沈佳仪的漫长过程,可以说是我恋爱作战的最精彩的部分。

如果不能乐在其中就太亏了。 过度期待,才真的会失去所有该得未得的开心。 对于爱情的态度,我的思想是过度成熟的。

但对于因爱情而生的种种行为,我却竭尽所能的幼稚。 与其说因为单纯才衍生出种种幼稚,不如说因为真心我们才变得幼稚。

而因为这些幼稚,是自己如此甘愿的坚持。

安妮宝贝在《空城》里这样写:埃米莉给岛上的看守写了一封信。 她说,在自己面前,应该一直留有一个地方。 独自留在那里。

  然后去爱。

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如何去爱,也不知道可以爱多久。

  只是等待一次爱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人。

可是,这种等待,就是爱情本身。

人生中的许多等待其实也是这样,不苛求一个人,不过于渴求一件事。 有时候,等待已经就是深情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