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六百五十五章 烧...烧得好啊司礼监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40人围观
简介 田尔耕今日本不当值,但恰巧今日当值的那位肚子疼,所以给了他面见陛下的机会,因此着实激动。 但他自从进入大殿之后,自始至终就不曾发一言,皇帝所问皆是由张诚公公奏禀,他只如个木头人般低头,这

第六百五十五章 烧...烧得好啊司礼监最新章节

田尔耕今日本不当值,但恰巧今日当值的那位肚子疼,所以给了他面见陛下的机会,因此着实激动。 但他自从进入大殿之后,自始至终就不曾发一言,皇帝所问皆是由张诚公公奏禀,他只如个木头人般低头,这架势除非除皇陛下亲自问询,否则,便是一直做那哑巴的。 这架势,令得边上的张诚公公颇是赞赏,直觉这位尚书之后确是可造之材,难怪金忠公公要替他打招呼,从南镇调入北镇。 年轻人,贵在机警自恭。

但合了这四字,便当大好前程啊。

皇帝陛下此时已被江南传来的消息惊住,他一边看着急递,一边难以置信问张诚:“他真个把东林书院烧了?!”田尔耕偷偷抬头看皇帝,发现皇帝陛下的脸色明显难看,且神情之中明显比刚才多了几分震骇之色。 张诚也注意到了皇爷面色不对,他小心翼翼道:“皇爷,是烧了唉。

”张公公说这话时,可是心里骂娘的。

骂谁?还不是那天杀的,整天不做正事,尽给张公公惹麻烦的魏良臣么。

张公公心里那个火啊,真是九九艳阳天下架个炭炉子,热得不得了。

你个办海事的家伙,老老实实的南下到闽浙,把事情办了就是,怎的就跑到江南去把东林书院给烧了呢!烧人不算,你怎个还滥杀无辜,激起了民变呢!无锡,是你南下的必经之道么!你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没事找事!这下好了,惹祸了,惹了天大的祸事噢!张公公心里那个急啊,无锡县发生致死致伤百余人的民变之事,实皇爷登基以来未有过之事,再加上东林书院被毁,那魏良臣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经不住砍啊!这祸闯的实在太大,神仙老子都救不了咧。 张公公算是想明白了,魏小子事情闹这么大,不是他说几句好话就行的了。 皇爷要说砍,要说抓,他都应着,绝计不会替那魏小子多说一句好话。

左右不过收了这小子些东珠,为这点东珠把自个给架出去,实在是犯不着啊。

田尔耕心里也打突,皇帝陛下脸色不对,他很担心东林书院被焚之事会激怒陛下。 如此一来,魏良臣所托之事,他就不好办了。

然而,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再加上魏公公那头于自己有许多好处,所以,田尔耕还是鼓起勇气将一物件递呈给了皇帝陛下。 “是什么?”万历有些好奇的打开这画卷,展开之后,他的神情瞬间变得凝重,许久之后,他长呼了口气,然后不置一词,只缓缓将那画卷合上。

“皇爷,东林书院被焚,外朝必群情激愤,为皇爷计,为朝廷计,老奴以为当诛魏良臣。 ”张公公秉心而论,想要这件事平息,除了魏小子的脑袋他实在是想不到别的了。

田尔耕听后,眉头一皱,看了眼张公公,却没有言语。

皇帝陛下听了张公公这话,也是眉头大皱,盯着张公公看了几个呼吸后,皇帝陛下艰难的启齿,然后说了句:“良臣何罪?要朕说,这东林书院,烧得好啊。

”嗯?张诚和田尔耕不约而同激灵了下。 “这东林书院,烧得真是好。 自打有这书院,朕就瞅着烦,听着腻,朕早就想烧了它,可朕烧不得,朕要晓的话,准被人骂死…没想却叫魏小子给烧了,好,好的很啊。 ”万历很兴奋,在殿中哈哈的笑。

就好似心头多年大恨始终未报,今日终是手刃大敌似的。 这笑声把个张诚和田尔耕笑的是一愣一愣的。 张公公出于好意提醒了皇爷,他道:“皇爷,据说…”正高兴着的万历摆手打断了张诚:“据说什么?”“这…”张诚咽了咽喉咙,硬着头皮道:“据说顾宪成是被魏良臣气死的。 ”“是么?”万历神情凝固,“你确定?”“是。

”张诚硬着头皮道,事实上顾宪成怎么死的,是不是叫魏良臣给气死的,他这边也糊涂着。

因为各方奏禀的消息有些差异。 常州和苏州二府传递的消息是说顾宪成叫魏良臣害死,但厂卫那边的消息则是说顾宪成是老死,只不过老死前恰巧见了魏良臣一面。 所以,顾宪成到底怎么死的,死因存疑,也可疑啊。 他老人家真不敢妄断。 “顾宪成死了么?”万历再次怔在那,发愣时,内侍来报,说是福清相公求见。

“叶阁老来了?”万历有些诧异,“他不是病着么,怎的现在来了?”说完,想了想,摆手命内侍宣叶向高入内。

“陛下可知,东林书院叫贼人烧毁!”叶向高入内第一句话就直指无锡之变。 张诚在那沉吟不语,田尔耕则是如刚才一样低头,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万历打量着一脸怒气的首辅,轻咳一声:“还有这事?朕着实不知,还望阁老慢说。 ”“陛下,臣刚接到常州八百里加急…”叶向高当即就把事情说了,大致就是两点,一是无锡县城数日前发生民变,死伤无数;二是东林书院被毁。

而这两桩事都和皇帝陛下派往南方的海事太监魏良臣有关。

“陛下,不诛魏良臣,难安朝堂之心,亦难安天下士绅之心!”福清相公激动莫名。 万历盯着自己的内阁首辅,许久,方道:“朕知道这事了,朕会秉公处置。 ”“陛下如何秉公处置?”叶向高斗胆问道。

“阁老莫急,朕自会秉公处置。 ”万历嗯了一声,然后道,“不过内阁一日不可无主,阁老病体是否痊愈,若好些的话,是否可以先入阁理事?”“陛下若要臣入阁理事,臣只两要求。

一请陛下诛那魏良臣以安朝堂之心,二请陛下让福王殿下归藩!”叶向高几乎想都没想就提出了这两点要求。

前一个要求是路上决定的,后一个则是这些日子所坚持的。 “这两件事,朕会考虑的,阁老还是先理事再说。 ”万历没说不行,也没说行,话音听着倒像是准备拖一拖。

叶向高如何不知皇帝陛下心意,他坚定不疑道:“陛下,福王十五岁封王,十九岁完婚,按祖制早当就藩。 起先,陛下以藩地王府未完工为由,不忍福王殿下无所居处,这才允他滞留京城。

然而,陛下可知否,福王殿下在京中这日子过的实在不安份啊。

”“怎么个就不安份了?”万历奇怪了。 “据臣所知,福王殿下在崇文门外开了二百多间店房,兜揽客货,低收高卖,还强行勒令客商只准在他的官店卖货,并严禁客商在附近私店停宿,欺行霸市无所不为。

”叶向高也无顾虑了,难得见到皇帝陛下,索性将话挑明了说。 “常洵身为亲王,府中过的艰难,做些生意有何不可,如何就是欺行霸市了,阁老未免有些夸张了吧。 ”万历不是替儿子说好话,而是相信儿子真不是如福清相公所言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