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水调歌头 诗意 赏析 朗读

本站2019-06-11186人围观
简介 月亮转动,照遍了华美的楼阁,夜深时,月光又低低地透进雕花的门窗里,照着心事重重不能安眠的人。 月亮既圆,便不应有恨了,但为什么常常要趁着人们离别的时候团圆呢?人的遭遇,有悲哀、有欢乐、有

水调歌头 诗意 赏析 朗读

月亮转动,照遍了华美的楼阁,夜深时,月光又低低地透进雕花的门窗里,照着心事重重不能安眠的人。 月亮既圆,便不应有恨了,但为什么常常要趁着人们离别的时候团圆呢?人的遭遇,有悲哀、有欢乐、有离别、也有团聚;月亮呢,也会遇到阴、睛、圆、缺;这种情况,自古以来如此,难得十全十美。

只愿我们都健康和长在,虽然远离千里,却能共同欣赏这美丽的月色。

[赏析]  这首词是苏轼创作进入全盛时期的代表作,全词酣畅淋漓,一气呵成,读起来朗朗上口,是咏月诗词中不可多得的名篇。 熙宁九年(1076),苏轼知密州已有两年。 时苏辙在齐州(今济南)幕府掌书记,兄弟六七年未见。

中秋之夜,苏轼携客人登超然台饮酒赏月(见《和鲁人孔周翰题诗二首》小引,《苏轼诗集》卷十四),通宵欢饮,豪兴大发。 望月思亲,赋词放歌,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这位“坡仙”旷逸的情性和深邃博达的人生思考。

词前片写“欢饮达旦,大醉”的情状,后片写佳节思亲的惆怅,全词充盈着奇特的想象和俊逸的浪漫气息。 牵人神魂,沁人心脾。 词的意境显然受李白诗的影响,但又有所新发。

“明月几时有”两句从李白《把酒问月》“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化出,同时又暗用此诗“皎如飞镜临丹厥,绝烟灭尽清辉发”的诗意。 明月清辉逼人,美酒香醇醉人,东坡不禁奇想联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正是《诗经》“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之意,赞美、欣赏之情溢于言表,而词人倜傥潇洒之丰神亦尽在这一问之中。 进而词人以谪仙自居,意欲“乘风归去”,词境较李白《把酒问月》更为空灵蕴藉。

“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反接上文,欲去又止,词情一顿。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融化李白《月下独酌》“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诗句,借用李白诗中洒脱不羁的形象和清朗空明的意境,舍却原诗孤独迷惘的情绪,表达了苏轼飘飘欲仙却又脚踏人间泥土、热爱人生的精神面貌。

琼楼玉宇,乘风奔月,月宫高寒,无一不是人们熟知的神话传说,被词人信手拈来表现其中秋月夜的“欢”情“醉”意,舒卷自如,既写尽了“欢”,也写活了“醉”。

下片写思亲,仍扣“月”而行,情绪略转低徊。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月光流转,斯人不眠。 苏轼与苏辙手足情笃。 苏轼杭州通判任满时,“请郡东方,实欲昆弟之相近”(《密州谢表》《东坡集》卷二十五)。 但来到密州,兄弟相隔仍遥,晤面艰难。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宵明月朗朗,思亲之情袭来,不能自已。

“无眠”者,与客长饮之苏子也,然亦指今宵因月色而思亲的普天下“无眠”之人。

由己及人,月光下会有多少羁旅游子辗转反侧、忧思无眠呵!月圆而人未圆,不由苏子不怨:“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月亮对人间不该有什么怨恨吧?可是,何以总是在人们离别的时刻而常圆呢?倒像故意令人难堪似的。 此一问,婉转真挚,体验独到,足见怀人之深之切。

“人有悲欢离合”三句又反,词情再作跌宕。 词人运思入理,以他特有的旷达洒脱自我排解。 既然天地间万事万物都不能十全十美,最后顺理成章,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美好祝愿结束全词。

只要“人长久”,虽然相隔千里,总还能心心相印,共赏圆月;只要“人长久”,今虽不聚,总会有团圆之日。 至此情绪一宽,圆月的光辉似乎也更为清朗可爱了。 此词想象奇拔浪漫,笔势矫健回折,形象洒脱生动,“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胡寅《酒边词序》)。 其清旷健朗之格调大异于花间、金奁之柔媚婉约,初露东坡豪放词风范,读来令人耳目一新。 但更为启人心智、隽永有味的还是苏轼对人生、对物理的睿智的思考。

宇宙里、自然界、人生中原本有无数的缺憾。 鲜花娇美,芳草茂绿,但枯荣有时,美景不永;亲情系心,相依相恋,而悲欢离合,聚散无常;时光无限而人生短促;怀才有志而机缘难凭……大千世界竟是这样美好而又缺憾地奇妙融合,诗歌赋吟因此才有那么多的惜春悲秋、伤离叹老之作。 古往今来,有多少志士哲人困于这种人生的缺憾而悲愤不平;有多少骚人墨客惑于这种人生的缺憾而颓唐忧伤。

岁月悠悠,现在轮到东坡。 他“奋励有当世志”,但与王安石政见不合,只好自请外任,当有壮志难酬之恨。 中秋佳节,兄弟同在齐鲁,相望而不能相晤,是有亲人不得团聚之苦。

年届不惑,人生入秋,渐知人生短暂之紧促。 时值中秋,霜风渐紧,将近万物萧杀之萧条。 洞悉事理的东坡此时此刻对人生、物理的缺憾该有多少深切的感受!所以,他的词里才有那么多情感、思想的跌宕、回折。 但是他绝不沦于忧伤颓唐。 他站高一层,放开视野,以古今事理排解一己之郁闷。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人虽因离别而苦,月也并非永远团圆。

万事万物之圆美、欠缺总在不容抗拒的循回轮转之中。

既然如此,又何必耿耿于月圆人散呢?继而“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更是超越了时空、地理的局限。

“隔千里兮共明月”(谢庄《月赋》),共赏明月意味着双方健在并互相思念,这就足以令人庆幸和宽慰。 苏轼的这种自我庆幸和自我宽慰反映了他对人生哲理的思考。

苏轼的思想深博而复杂,以儒为根底,但并不排斥佛、老,而且善于将佛、老的某些妙理玄言与儒学理论融汇贯通,用以处理行藏、出处、进退之节。 中国士大夫对待人生、事业的挫折,大体遵循两条道路:或放弃理想,与世浮沉;或坚持理想,知其不可而为之,哪怕碰得头破血流,甚至以身相殉。 苏轼则以独特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走了第三条道路。 他既不放弃理想,与世俗同流合污,又不走极端激烈抗争,而是听其自然,力求超脱。

仕途受挫,他以“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身长健,但忧游卒岁,且斗尊前”(《沁园春·赴密州早行马上寄子由》)的态度来对待。 天地无穷,人生短促,他以享有清风明月自矜,在寄情山水、物我交融中怡然自得。

亲人分离,他又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来宽解祝福……作为近千年前的古人,苏轼的人生态度不无缺憾,但他一辈子处人处事坦荡圆通,随遇而安,因缘而适,有效地保持了内心的平静,一生乐观、开朗,达到了多少人心向往之而苦求不得的人生境界。

这就是苏轼,这就是《水调歌头》独特艺术魅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