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论诗 诗意 赏析 朗读

本站2019-06-11189人围观
简介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作者简介]赵翼(1727——1814),字耘松,一字云崧,号瓯北,晚号三半老人。 江苏常州府阳湖县人

论诗 诗意 赏析 朗读

 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作者简介]赵翼(1727——1814),字耘松,一字云崧,号瓯北,晚号三半老人。 江苏常州府阳湖县人。   早年家境清贫。

自六岁起,即随在私塾任教的父亲就读于外。

十二岁为制举文,一日能成七艺,人皆奇之。   十五岁,父卒,迫于生计艰难,他接过父业,挑起生活重担。

十九岁入府学,成为秀才。

在此后的数年中,他一直应聘为富家课徒。   乾隆十四年(1749年),私塾职被解雇,饥寒驱迫他离家北上,投奔作幕于京城的亲戚。 时年二十三岁。   抵京后,赵翼以其文才受知于刑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刘统勋。

刘文正公延至家,纂修《国朝宫史》。 翌年秋,他在顺天乡试中一举克捷,中乾隆庚午科北榜举人。 由于主考官汪由敦的器重,自同年冬起,赵翼在结束《国朝宫史》的编写之后,又被聘入汪氏幕署。

汪氏家中富于藏书,加以汪由敦本人深于文学,又极爱赵才。 积以日月,赵翼的诗文修养不觉大进。

在此期间,赵翼虽在会试中边遭败北,但仍然以文理畅通而先后考取礼部教习、内阁中书。

乾隆二十一年,入直军机。

此时正值清廷兴兵征计西北准噶尔,军事文书往返频繁,为赵翼崭露头角提供了良机。

尹文端公、傅文忠公咸倚重之。 其扈从行在,或伏地草奏,下笔千言,文不加点,一切应奉文字,几非君不办。   辛巳(乾隆二十六年)成进士。

殿试拟第一,高宗以清代陕西未有元,因取第三,卷互易,即王文端也。

授翰林院编修。

以后数年,他相继参加了《平定准噶尔方略》和《御批通鉴辑览》两部官修史书的编写,还数度主持乡会试事宜。

  乾隆三十一年冬,出任广西镇安知府。

地固边徼,虽民淳讼简,而仓谷出入,吏缘为奸;为痛革其弊,民大悦服。

寻奉特旨,令赴滇参军事,筹划与缅甸的战事。

说经略:大兵欲渡戛鸠河,则偏师宜由蛮暮老官屯进,庶两军可互为声援。

功卒以济。 一年后,复返镇安。

  乾隆三十五年,调守广州。 获海盗一百八人,按律皆当死,乃条别其轻重,戮其魁,馀多遣戍。

未几,擢贵西兵备道。 乾隆三十七年十月,他当初在广州处理失误的一桩旧案被朝廷追究,受到降一级调用的处分,当路将奏留,以母者力辞。

归里侍养者五年,暨终制,遂不复出。

  乾隆四十五年五月,他取道山东赴京,打算在宦海竞渡中再决雌雄。

行至台儿庄,忽患风疾,双臂不能自主,他只好向命运屈服,掉头南归。

从此开始了长达三十余年的归隐生涯。   乾隆五十二年,闽督李侍尧征台湾,道常州,邀往赞画。 李素精严,君则济以宽大。 时兵将云集,群谓不日荡平;君独难之,亟清密调粤兵为备。 及兵败,李乃服其先见。 事平,欲奏起,仍坚辞。   既归,复以著述自娱。

主讲安定书院。 往来常苏间,所至名流倾倒,传写诗篇,江左纸贵。 与钱塘袁枚、铅山蒋士铨齐名,如唐之“元、白”。

而君高才博物,既历清要,通达朝章国典,尤邃于史学,非袁、蒋所及也。

  家居数十年,手不释卷。

所撰《廿二史札记》三十六卷,钩稽同异,属辞比事;其于前代弊政,一篇之中三致意焉。

又撰《陔馀丛考》四十三卷、《檐曝杂记》六卷,虽未逮《日知》《养心》,并足为多闻之助。 其馀《皇朝武功纪盛》四卷,亦征史才。

所为诗,无不如人意所欲出,不拘唐宋格律,自成一家。

有集五十三卷。

又《唐宋十家诗话》十二卷。

  嘉庆庚午,重赴腐鸣宴,赐三品冠服。 卒年八十八。

[注释]论诗:论诗:评论诗歌。

本题诗共五首,这里选第的是第二首。 李杜:指李白、杜甫。

江山:大地,引申为社会。 代有:每个时代都有。 才人:有才能的人,这里指杰出的诗人。

出:产生。 领:占领,这里是有影响的意思。 风骚:指《诗经》中的“国风”和屈原的《离骚》。 后来把关于诗文写作的事叫“风骚”。

这里指在文学上有成就的“才人”的崇高地位和深远影响。 [解读]像盛唐最伟大的诗人李白、杜甫,其作品固然独擅胜场,但经万口相传千年,到现在已欠缺新鮮感。 每个不同的时代,都会人才輩出,展現其智慧,创作不朽之作,在文坛上崭露头角,各领风骚。

[赏析]作者通过评论李白、杜甫诗篇深刻地指出:推陈出新是社会发展的规律,在各个历史阶段都会涌现出自己时代的杰出诗人,创作出具有时代特色的作品。 这里虽然说的是诗歌界,其实其他各界也都如此。

诗有鼓励人们勇于革新,在其它各项事业方面作出新贡献的意思;同时也启示人们:祖国人才辈出,应当不断发现新人,让他们为祖国作出应有的贡献。

论诗(五首)论诗(一)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

预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觉陈。

论诗(二)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论诗(三)只眼须凭自主张,纷纷艺苑漫雌黄。

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 论诗(四)少时学语苦难圆,只道工夫半未全。 到老始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

论诗(五)诗解穷人我未空,想因诗尚不曾工。

熊鱼自笑贪心甚,既要工诗又怕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