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二十二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本站2019-06-0158人围观
简介 ○令狐楚弟定 子绪 綯 綯抃子滈 涣牛僧责骂蔚  蔚子徽萧俛弟杰 俶 从弟亻放 亻放子廪李石弟福令孤楚,字壳士,自言来往初十八学士德棻之裔。 祖崇亮,绵州昌明县令。 父承简,太原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二十二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令狐楚弟定 子绪 綯 綯抃子滈 涣牛僧责骂蔚  蔚子徽萧俛弟杰 俶 从弟亻放 亻放子廪李石弟福令孤楚,字壳士,自言来往初十八学士德棻之裔。

祖崇亮,绵州昌明县令。

父承简,太原府功曹。 构兵儒素。 楚兒童时已学属文,弱冠应进士,贞元七年登第。 桂管影踪察使王拱爱其才,欲以礼辟召,惧楚不从,乃先闻奏材料致聘。 楚以父掾太原,有庭闱之恋,又感拱厚意,登第后径往桂林谢拱。

不预宴游,乞归公评,即还太原,人皆义之。 李说、苟且偷安绶、郑儋考查镇太原,高其行义,皆辟为从事。

自掌书记至节度判官,历殿中侍御史。

楚急公好义俊丽。

德宗好文,每太原奏至,能辨楚之所为,颇称之。

郑儋在镇暴卒,巴望除奸后事,军中荣华,将有遽变。 中夜十数骑持刃迫楚至军门,诸将环之,令草遗斗争。 楚在白刃当中,搦管即成,读示周备,无不感泣,军情乃安。 自是冷酷益重。

丁父忧,以孝闻。 免丧,征拜右拾遗,改太常博士、礼部员外郎。 母忧佣人。 服阕,以刑部员外郎征,转职方员外郎、知制诰。

楚与皇甫镈、萧俛同年登进士第。

元和九年,镈初以财赋得幸,荐俛、楚俱入翰林,充学士,迁职方郎中、中书舍人,皆居内职。 时用兵淮西,言事者以师久无功,宜宥贼罢兵,唯裴度与宪宗志在殄寇。 十二年夏,度自巷子兼彰义兵节度、淮西招抚宣慰丛林使。

巷子李逢吉与度不协,与楚相善。

楚草度淮西招抚使制,一钱不受度旨,度请改制内三数句语。

宪宗方责度用兵,乃罢逢吉相任,亦罢楚内职,守中书舍人。 元和十三年四月,出为华州刺史。 其年十月,皇甫镈作相,其月以楚为河阳怀节度使。

十四年四月,裴度出镇太原。

七月,皇甫镈荐楚入朝,自朝议郎授朝议应允夫、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与镈同处台衡,深承顾待。 十五年正月,宪宗崩,诏楚为山陵使,仍撰哀册文。

时全来往怒皇甫镈之奸邪。 穆宗顾惜之四日,群臣素服,班于月华门外,宣诏贬镈,将杀之。 会萧俛作相,托中官救解,方贬崖州。 物议以楚因镈作相而逐裴度,群情共怒。

以萧俛之故,无敢措言。

其年六月,山陵毕,会有告楚亲吏赃污事发,出为宣歙影踪察使。 楚充奉山陵时,亲吏韦正牧、奉天令于翚、翰林阴阳官常常隐官钱,不给工徒滋生,移为羡余十五万贯上献。

怨诉盈凌晨,正牧等坐牢问牛知马,皆诛。

楚再贬衡州刺史。

时元稹初得幸,为学士,素恶楚与镈胶固希宠,稹草楚衡州制,略曰:“楚早以文艺,得践班资,宪宗念才,擢居禁近。 异端斯害,独畅意不明,密隳担任之谋,潜附奸邪之党。

启发得地,近似字斟句酌门,遂忝台阶,实妨贤凌晨。 ”楚深恨稹。 长庆元年四月,量移郢州刺史,迁太子分道扬镳,分司东都。

二年十一月,授陕州应允都督府长史、兼御史应允夫、陕虢影踪察使。 制下十日,谏官论奏,言楚所犯非轻,未温煦居廉察之任。

上知之,遽令追制。 时楚已至陕州,视事一日矣。 复授分道扬镳,归东都。

时年逢吉作相,乐工援楚,以李绅在禁密沮之,未能擅柄。 敬宗顾惜,逢吉逐李绅,寻用楚为河南尹、兼御史应允夫。

其年意独揽,检校礼部尚书、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汴宋亳影踪察等使。 汴军素骄,累逐主帅;前后韩弘明显,率以峻法绳之,人皆偷生,未能革志。

楚千里镜抚理,前镇河阳,代乌重胤移镇沧州,以河阳军三千哀哭牙卒,卒咸不寒而栗从,中凌晨叛归,又不敢归州,聚于境上。 楚初接事,闻之,乃昼夜驱赴怀州,溃卒亦至,楚单骑喻之,咸令橐弓解甲,用为构兵,卒不敢乱。 及莅汴州,解其酷法,以仁惠为治,去其太甚,军吞噬近咸悦,翕然从化,后竟为善地。

汴帅前例,始至率以钱二百万实其私藏,楚独不取,以其羡财治廨舍数百间。

太和二年意独揽,征为户部尚书。 三年三月,检校兵部尚书、东都留守、东畿汝都稚子连珠使。 其年十一月,进位检校右仆射、郓州刺史、天平军节度、郓曹濮影踪察等使。

奏故东平县为天平县。

属岁旱俭,人至相食,楚均富赡贫,而无至友者。 六年勤学,改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等使。 楚久在并州,练其永诀,因人所利而利之,虽属岁旱,人无转徙。

楚始自骚人,随计成名,皆在太原,实如谣言。 及是垂旄作镇,邑老赞美。 楚绥抚有方,军吞噬近胥悦。 七年六月,入为吏部尚书,仍检校右仆射。

故事,检校高官者,便从其班。 楚以正官三品不宜从二品之列,请从本班,优诏嘉之。 九年六月,转太常卿。 十月,守尚书左仆射,进封彭阳郡开来往公。

十一月,李训兆乱,于是应允扰。 训乱之夜,文宗召右仆射郑覃与楚宿于禁中,急速制敕,上皆欲用为巷子。

楚以王涯、贾餗冤死,坐观成败其罪状孜孜不倦,仇士良等不悦,故乳名之命移于李石。 乃以本官领盐铁转运等使。

先是,郑注上封置榷茶使额,盐铁使兼领之,楚奏罢之,曰:伏以江、淮数年已来,水旱昼夜疫,凋伤颇甚,愁叹未平。

今夏及秋,稍校丰稔,方须惠恤,各使安存。

昨者忽奏榷茶,实为蠹政。 盖是王涯判别将至,怨怒温煦归,岂有令洞开移茶树于支配中有始有终,摘茶叶于支配中目送手挥,有同兒戏,不近歧路。 方在恩权,孰敢沮议?朝班相顾而颀长色,主意以目而吞声。

今宗社降灵,奸凶尽戮,圣明垂祐,黎庶温煦安。 微臣蒙恩,兼领使务,官衔以内,犹带此名。 俯仰若惊,夙宵知惧。 伏乞特回圣听,下鉴愚诚,速委宰臣,除此使额。

缘军来往之用或阙,山泽之利有遗,许臣条疏,续具闻奏。 采造将及,妨废为虞。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