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回 互诉衷肠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63人围观
简介 何娥华的倩影出现在门外,轻轻地唤道:“大师兄,我,我可以进来吗?”耿少南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上前推开了门,只见小师妹一身天青色的道姑袍,云鬓高耸,双眼红通通的,站在门口,显然是昨天晚上哭了一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回 互诉衷肠沧狼行最新章节

何娥华的倩影出现在门外,轻轻地唤道:“大师兄,我,我可以进来吗?”耿少南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上前推开了门,只见小师妹一身天青色的道姑袍,云鬓高耸,双眼红通通的,站在门口,显然是昨天晚上哭了一夜,他一看到何娥华这样,心里就是止不住地痛,连忙搀着何娥华进来,顺手带上了门,柔声道:“师妹,你这个样子怎么可以乱走动呢,还是先回房吧,我送你去,顺便给你煎早晨的药。 ”何娥华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大师兄,我,我昨天一晚上没有睡着,现在,现在我终于知道,其实,其实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对不起,昨天,昨天是我不会说话,冒犯了你,以后我再也,再也不在你面前提起徐师兄了,好吗。

”耿少南心中窃喜,脸上却是摆出了一副无奈的神情,摇了摇头:“不,师妹,也是我太过于逼迫你了,最近我的压力太大,所以,所以情绪有时候可能不太稳定,我对徐师弟,其实并不能说恨,就是他遭遇不幸的时候,我也是全力地想要救他,不管怎么说,我们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师兄弟,看着他走错路,我很心疼,但我不会真的把他当成仇人。

”何娥华螓首低垂,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晃动着,缓缓说道:“其实,其实,其实我知道你对徐师兄是怎么想的,我,我也不想多提,但是昨天,昨天我是想跟你解释,其实,其实我不是想说徐师兄的,我只是想说我爹对不起你,我想向你道歉。 ”耿少南轻轻地叹了口气,捉住了何娥华的素手,紧紧地抓在掌心,柔声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的,你爹对我的态度一下子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就是因为徐师弟的原因,不管怎么说,徐师弟也回了武当,紫光师伯很高兴,认为他还是可以接掌武当的,你爹一看下一任掌门人选基本上又是徐师弟,那肯定不会再偏向我,再说了,我在武当那次大战东厂锦衣卫的时候,表现确实不好,你爹和紫光师伯看好徐师弟,也是完全正常的。 ”何娥华摇了摇头,说道:“自家兄弟,有什么好争来争去的,我只希望你们两个能跟以前一样,真心做兄弟,大师兄,你知道吗,后来看着你成天逼迫徐师兄,我,我的心都碎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会走到这一步,我确实有段时间认不识你了。 一边要跟爹去辩解,说你绝不是贪恋权势之人,可另一方面又觉得你变得越来越陌生,大师兄,我心里真的苦啊。

”耿少南看到何娥华说到这里,眼泪汪汪的,又要哭出来了,连忙说道:“师妹,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其实,其实我昨天心情不好,乱发脾气,伤到了你,对不起,现在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万事以你为重,我不应该这样对你的。

今天开始,我还是晚上去你那里哄你睡觉,好吗?”何娥华摇了摇头:“不,大师兄,你说的对,不差这几天,我们要是成天在一起,只怕也会惹人非议的,而且,而且这段时间你晚上都是等我睡着后一个人去练功,我知道这也会拖累你,要不这样吧,我以后晚上陪你练功好吗,哪怕只是在一边看。

”耿少南笑着抚了抚何娥华额前的那一卷秀发,柔声道:“傻丫头,你真的跟去了,会不跟我练吗?好了,现在你的身体要休养为主,过几天婚礼过后,我们就可以公开地住在一起啦。

到时候你天天来看我练剑,或者是帮我督促师弟们练功,好不好?”何娥华莞尔一笑,眼中尽是柔情:“一切都听你的。

”九月初八,武当。 今天是耿少南与何娥华大婚的日子,从三天前开始,各路江湖门派的人士,友人们就纷纷上山了,辛培华和澄光道长出面,亲自接待这些各路友人,场面极为的热门,而少林派的方圆大师,峨眉派的清虚神尼,还有华山掌门刘千识,都带着大批弟子前来道贺,比起上次徐林宗的大婚,规格要高出了许多。

澄光道长亲自引着几位少林和峨眉的头面人物进了大殿,流光溢彩,刺得这几位见多识广的江湖名宿都点头不已,方圆大师行礼道:“阿弥陀佛,想不到武当这么快就恢复了如此高的组织能力,能办出这样豪华的大婚,澄光道长,令徒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澄光道长微微一笑,说道:“这次大婚是少南接任掌门弟子后办的第一件大事,一定要办好的,不能让天下小看了我们武当啊。

”清虚神尼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尼,也是现任峨眉的太上护法,她的白眉微微一皱,低声道:“澄光道长,这回不会再出什么意外吧,那个妖女,还会再来闹事吗?”澄光道长的脸色微变,转而笑道:“不会的,这次我们有充分的准备了,那妖女若是再来,少南会亲手把她消灭的。

”清虚神尼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不信地摇着头:“耿少侠有这样的本事吗?那妖女可是伤了紫光道长啊,难道,耿少侠能比紫光道长更强?”澄光道长微微一笑:“紫光师兄是因为之前大战锦衣卫,元气消耗过大,而且不知道妖女如此心狠手辣,出手留有分寸,才会中了妖女的奸计,这回不一样了,少南多次和妖女交过手,这段时间他勤学苦练,武功大进,已经不亚于当时的徐林宗,徐林宗上次曾经打败过妖女,我想,少南也一定可以的。

”方圆大师低宣了声佛号:“澄光道长,妖女杀害武当掌门,已是我正道公敌,今天我们之所以一起来,就是想着万一她来闹事,我们联手将之除去的,到时候如果需要我们的话,只要你一句话,老衲万死不辞。

”澄光道长点了点头:“多谢大师与神尼仗义相助,贫道。 。

。

。 ”正说话间,外面担任司仪的辛培华高声道:“吉时已到,大婚典礼开始,新娘新娘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