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九百二十八章 真是惨到家了!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15人围观
简介 秦阳和李思琪喝了两个小时的茶,秦阳便离开了家,前往文雨妍的家。 李思琪并没有离开,在秦阳家里看电影等秦阳回来,她左右晚上无事,所以准备在秦阳家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再去剧组。 秦阳赶到

第九百二十八章 真是惨到家了!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秦阳和李思琪喝了两个小时的茶,秦阳便离开了家,前往文雨妍的家。

李思琪并没有离开,在秦阳家里看电影等秦阳回来,她左右晚上无事,所以准备在秦阳家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再去剧组。 秦阳赶到文雨妍小区外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等着文雨妍到了,这才一起进入了小区。

文雨妍锁好了车,看着从奔驰里下来的秦阳,笑着问道:“不是说来公司和我会和吗?”秦阳笑道:“有点事情耽误了,就没去公司了,反正我去公司也是个闲人,反而影响你们工作。 ”文雨妍白了秦阳一眼:“是影响我们给你赚钱吧?”秦阳笑呵呵的说道:“哈哈,一样一样的。 ”文雨妍提着自己的手袋,轻笑道:“走吧,万恶的资本家,我爸妈都在家等着了呢。

”秦阳和文雨妍并肩前行,笑道:“怎么都有种过堂问审的感觉呢?”文雨妍微笑道:“也或许是我父母感激你,所以请你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秦阳眨眨眼:“为什么你这话说得我一点都不相信呢?”文雨妍抿嘴笑笑,没再说话,径直的领路前行。 文雨妍才推开别墅大厅房门,秦阳已经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文彦候和秋思两人。 秋思微笑着站了起来:“小秦,来啦。

”秦阳客气的打招呼道:“文叔,秋姨,好久不见了。

”文彦候脸上神色略微有着那么两分怪怪的:“自从上次你和司徒香一战之后,就再没见过你了吧,大半年不见,你便已经成了身家亿万的大老板了,可真是后生可畏啊。

”秦阳笑道:“赚点小钱,和文叔可比不得,你的天博集团做得可都是大业务。 ”文彦候哼道:“天博集团确实很大,但是那是很多年的积累,你的秦氏三元汤如今可是火遍全国,如今又创办了肆诗雅集团,准备开创诗雅品牌文化,还把小妍都挖去给你打工了,我可不得不说你真是好本事。

”秦阳微笑着说道:“文叔年富力强,你的天博公司也都是成熟的公司,文雨妍在你的公司发挥作用可能也很大,但是却并不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但是她在诗雅,那可是公司元老,可以发挥的地方更多,能够学习锻炼的机会也更好嘛。 ”秋思笑着打岔道:“好了,饭菜都上桌了,边吃边聊吧。

”文雨妍自然坐在秦阳的身边,这么一看,顿时有种小夫妻见家长的感觉,文彦候看着对面的秦阳,心情顿时颇为不爽,就好像是一头闯入自家白菜地的野猪,马上就要把菜地里水灵灵的大白菜给拱了……“秦阳,你自己创建集团公司,自己却又不管事,却把小妍拉去帮你打工,你这样有些过分了吧。 ”秦阳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对经商不懂啊,更何况我也没时间去管理,如果让我去管理的话,公司反而会被我弄得一团糟,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一向是我的原则。 ”“那你这半年都在忙什么,我听说你一直都不在中海?”秦阳解释道:“到处跑啊,过年去了沧舟我外公家……”秋思好奇的问道:“你外公家?之前好像从来没听你说过呢?”秦阳苦笑道:“我之前也没去过,我爸妈的结合并不被我外公他们看好,后来闹翻了便一直没回去,这次我外婆生病我们才赶回去的……”文彦候眉头皱起:“你外公家干什么的?”秦阳回答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是一个修行世家。

”“修行世家?”文彦候脸上微微有着两分惊讶:“你母亲我记得是姓罗,沧舟有个很有名气的修行世家罗家……”秦阳坦然的回答道:“是的,就是沧舟罗家,我外公叫罗啸天。

”文彦候眼睛瞪着秦阳:“罗啸天,那可是罗家的头面人物,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背景?”秦阳笑道:“虽然他是我外公,但是他们在沧舟,我在京城,平日里并没什么来往的,这次也是第一次回去认门。 ”文彦候忽然笑道:“也是,对他们这样的豪门家庭来说,女儿可是嫁出去的人,虽然也是外孙,但是可不是特别重视,甚至连罗家传承都是没办法接受的,当然,你身为隐门传人,也不差那点传承,说不得他们还反而羡慕你都可能。 ”秦阳微笑道:“这只是一门亲戚而已,我并没有想着从他那里得到什么。 ”文雨妍看着旁边一脸平静的文雨妍,忽然问道:“小妍,你一点都不吃惊,是不是早都知道了?”文雨妍点头:“是啊,过年的时候我们打过电话,我知道他在外公家里过的啊。 ”文彦候皱着眉头:“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文雨妍微笑道:“你也没问过啊,前几个月你问我他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啊,我可没撒谎。

”文彦候气结,自己这女儿太不贴心了。

秋思在旁边笑道:“你们隐门每一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一脉单传,注定隐门人丁稀少,但是你外公家可是一个修行豪门家族,在整个华夏修行界都是有名有号的,家族成员众多,高手也多,你有这样一个背景,别人想对付你,可也得多掂量下了。 ”秦阳无奈道:“那倒是未必,越厉害的人往往对手或者敌人也越厉害,前几天我还被水月宗的人揍了一顿呢,打不过,没办法,别人可不会因为我隐门传人或者有罗家背景而顾忌什么……”文雨妍好奇的抬起头,眼光惊讶:“你被揍了一顿?啥时候啊?那个水月宗很厉害吗,莫先生都不管的吗?”秦阳摇头:“就前几天啊,脸都被打肿了,那人是水月宗宗主的亲传弟子,下一代的宗主继承人,算是我同辈,已经是大成境高手,我师傅自然不能出手欺负晚辈,所以我就被白白揍了一顿……”秋思也被秦阳的话给逗乐了:“水月宗,那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隐世宗门,很少和外界打交道的,成员全是女子,和你们隐门可是有着三百年的恩怨,确实是个很难缠的对手……”秦阳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吗,他们的太上长老想找我师公聊聊,我师公不愿意去,把我丢下就跑了,别人和我同辈,很公平的揍我,我师傅又不好出手……真是惨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