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小叔子的婚事“修改稿(寻出版)

本站2019-07-09117人围观
简介 4、从镇上到张家湾,几里地的路程,张老兴一路走来身上微微地出汗。 进大街过小巷,眼看就要到了!张老兴想起妹妹黑妮的话,心里面暗暗地筹划,怎么和儿媳妇开这个口?脚步也放慢了起来。

小叔子的婚事“修改稿(寻出版)

  4、从镇上到张家湾,几里地的路程,张老兴一路走来身上微微地出汗。

进大街过小巷,眼看就要到了!张老兴想起妹妹黑妮的话,心里面暗暗地筹划,怎么和儿媳妇开这个口?脚步也放慢了起来。   乡政府的一个小家属院内,张老兴的大儿媳妇刘杏正坐在墙根下面纳鞋垫。

难得过一个星期日,两口子又都在家,刘杏搬了一张小椅子,坐在厨房一旁的围墙底下,一面晒太阳一面干活儿,红扑扑的圆脸上,一双大眼睛正专注地把一根红线在鞋垫上攀过来攀过去!  已经是初冬了,院子另一边墙角种的丝瓜叶子已经变黄,几根干了皮的长丝瓜耷拉在那里,还没有采摘,微风吹得来回地晃悠。

  丈夫张公粮从屋里出来,胳膊窝儿夹着报纸,右手端着一杯茶叶水,左手提着一个小凳子,忙活活地坐在刘杏的身旁。

张公粮长着与他父亲一样的络腮胡子,人们都说,这父子俩长得最像!只不过那刘老根满嘴胡子不剃,像野草似的疯长,张公粮则是把每天刮胡子当成功课做,脸上被刮得青哇哇地一片。   “去、去、去,离我远点!看针扎了你。

”刘杏看了一眼丈夫道。   张公粮把凳子往一边挪了挪,喝了口水,然后伸长两腿,一只腿压在另一只小腿上,很悠闲地看起报纸来!  “你下那么大的功夫干嘛?再好脚下一踩就不像个样子了!”,张公粮一面心不在焉地看报,一面逗妻子道。

  “我这不是让你穿的,是让你挂在额头上让人看的!”  刘杏一面飞针走线一面说,手并没有停下来!  “挂在额头上?”  张公粮把眼睛从报纸上挪过来,笑着说,“那是不可能的!倒是咱们谈恋爱那时,我们在部队老乡一聚会,大家就脱鞋子,看哪个人的媳妇鞋垫纳得好,每一回,我都把他们给比了下去!没办法,谁叫咱媳妇手艺巧!”  刘杏用手指点了丈夫眉头一下道:“什么时候也学得油嘴滑舌起来?我和你谈恋爱那时候可是个闷葫芦啊!”  “小心、小心!娘子,你手里可拿着‘武器’啊!小心扎了我。

”  张公粮一面笑一面躲避,刘杏把那只鞋垫故意在张公粮眼前晃,鞋垫上,一盏红灯笼刚刚绣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