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七百二十章 知命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95人围观
简介 神州上空,云浪翻涌,一抹素衣身影度世而来,以众生念力为明灯,重临人间。 飘零的雪花,挡下漫天黑焰,隆隆震动响起,天翻地覆。 余波中,素衣显化而出,熟悉的背影,不染尘埃的素白衣衫,无

第七百二十章 知命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神州上空,云浪翻涌,一抹素衣身影度世而来,以众生念力为明灯,重临人间。 飘零的雪花,挡下漫天黑焰,隆隆震动响起,天翻地覆。 余波中,素衣显化而出,熟悉的背影,不染尘埃的素白衣衫,无一不预示着来人身份。 “那是?”一位位百姓面露震惊,旋即激动的泪如雨下,天佑神州。

“武侯”大地上,双目所及,老人跪下,拉着身边妇人,妇人跪下,拉过身边稚子。

下一刻,震耳欲聋的跪拜声响起,宛如惊雷,响彻整个神州。 “参见武侯”震撼人心的一幕,灰衣男子神色沉下,众生信仰,此人是谁?“起来吧”虚空中,素衣开口,平静道。 一语落,数以千计,万计,百万计的百姓起身,脸上的恐惧消失,重新燃起希望。

大夏皇宫中,炽儿看着天际的身影,早已脱去稚嫩的俊朗面孔上闪过一抹激动之色,师父终于回来了。

北蒙王庭,一身帝王华衣的明月遥望远方虚空,美丽的眸子中溢出泪水,回来了。

“你是何人?”天际上,灰衣男子冷声道。

“大夏知命侯”宁辰开口,缓缓道。

“人间王侯,竟有如此能为,吾赞赏你”灰衣男子冷声说了一句,旋即右手一翻,万道玄雷从天而降,毁灭之威,澎湃开来。

宁辰见状,眸子眯起,身影闪过,翻掌将重伤的光尊与西瑶主送出战局。 “吾倒想看看,只有你一人,如何挡得下本座?”话声落,厉天穹掌元压下,顿时,狂沙如狂浪,狂雷走八方。

“轰”极威袭来,宁辰不闪不避,掌威汇聚,四卷开天,绝代根基硬撼毁灭玄雷。

一声惊天剧震,天塌地陷,双强不退,竟是平分秋色。

“不凡的对手,再来”厉天穹脚步一踏,拳威无匹,黒焰咆哮,神威震世。

宁辰亦没有示弱,一身风雪盘绕,掌劲开合,天升地沉。 近身之战,拳拳到肉,无上修为硬碰绝世根基,一声声震动响彻寰宇,千里天地再无一处完好,唯有战,战至生死沦亡。

“噬魂掌”战局难分,厉天穹化拳为掌,灰色的邪气蔓延,恐怖的威势急剧升腾,邪气所过,四周尽化黑暗。

最强的对手,前所未见的招式,宁辰眸中不见变化,左手一握,念情现锋,纯白的狭长刀锋蓝光大盛,辉耀人间。

“天之卷,赦天无罪”念情挥斩,十方虚空应声崩碎,强大的空间吸力传出,不断吞噬天际蔓延的邪气。 “天书!”眼见前者武学,厉天穹神色一凝,功体再提三分,邪气汇聚,一口封印在石鞘中的邪兵现世,威震寰宇。

同样狭长的刀身,通体灰气缭绕,森森刺骨,石鞘未解,已是凶威震天。 厉天穹抬手握邪兵,九天凶雷轰然降落,石封应声崩解。

一瞬间,千里天地迅速黯下,一股难以言语的骇人威压激荡开来,山摧,地沉。

瞬身而过,双刀碰撞,是快,更是沉。

截然不同的武学,既然不同的领悟,一者狂霸无匹,一者洒脱无束,旷世之决,世间罕见。 千里外,两道身影走来,前方男子,一身银灰色大氅,剑眉星目,绝代强者的凌厉气质,此刻尽显。 “楼主,您不出手帮忙吗?”红鸾看着远方战局,面露忧色道。

“不必”晓月楼主轻轻摇头,道,“仔细观战,这样级别的战斗,不多”知命侯,你又让本楼主刮目相看了。

原来,除了凤身、魔身之外,还有更强大的本体留在了人间。 一体三化,这样的功法,当真可怕,但,更可怕的还是眼前年轻人。

直到今日,他方才明白了为何一个仅仅学武三十年的年轻人,会有一身如此惊世骇俗的战力。

修为,天赋所限,由天决定,但是,战力,经历一次次生死磨砺,会不断累积,由人决定。 这一刻,远方天际,双强之决越趋激烈,战逢敌手,本是平生之快,然而,一者为毁灭,一者为守护,不容丝毫转圜。 不断交错的刀光,惊艳世间,寸步不让的正面交锋,战至天沉黄泉开。

“匠意极险,不俗”交战许久,难占上风,厉天穹眸中闪过一抹赞赏,很久不曾遇到这样对手了。

邪兵再挥,九天沉沦,真境现威,一身解封。 “天之卷,天下无双”宁辰身影掠过,刀光耀九州,一道道蓝色的光华啸空而出,逼命无间。

厉天穹翻掌撼刀光,无上修为,硬毁漫天刀华。

一招之后,邪兵斩下,雄浑狂暴之威,压向前者。 邪兵降临,却见素衣步伐踏转,身化水光,明灭之间,难辨踪迹。 “哦?”厉天穹凝眸,脚步一踏,再度掠身而上。

邪兵挥斩,水光崩散,另一边素衣聚形,身影折返,刀锋逼命。 厉天穹回身,邪兵挡刀锋,又见水光明灭,素衣消失。

“奇异的身法”厉天穹神识散开,将方圆百里全都包围,寻找前者踪迹。 一息之后,素衣再现,厉天穹眸中冷光闪过,邪兵挥斩,百里倾毁。 刀锋碰撞,余波狂啸,宁辰借势退出,并指凝元,一身气息瞬息变换。

“地之卷,地毁山摧”地卷开,风云乱,狂沙怒浪中,一道道剑光冲天而起,湮没前方之人。 厉天穹沉眸,踏步、挥刀,万剑崩毁,丝毫不能近身。 “一剑,无形”余波狂啸,神识受制,就在这一瞬间,素衣消失,再出现时,已至身前,一口血色纹络交错的剑锋出现,纹络蔓出剑锋,刺入剑者的手臂。

知命剑现,四源激荡,不断汇聚的剑意,疯狂涌动,破向前者心口。

杀机临身,厉天穹眸子一缩,身影闪过,下意识瞬身退开。

百丈外,灰色身影汇聚,避开夺命杀招。 蓦然,逼目的白,落下一抹醒目的红,在风雪之中,如此刺眼,战局的分明,首现极端。

“原来,你最擅长的不是刀”心口的鲜血,泊泊涌出,厉天穹眸中震撼难掩,原来,先前的战斗,都只是骗局。

“对付你这样的高手,斗力,是最大的不智”宁辰淡淡地说了一句,手中剑锋挥过,血水震开,落入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