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七十四章 心灵鸡汤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70人围观
简介 readx;林延潮待要高声喊人拿贼,待仔细一看才发觉原来墙头上的是于轻舟,墙下的是朱向文,黄碧友。 朱向文在那囔囔道:“糟菜饼来一个,要是,没有,红糟肉饼来一个也行。 ”林延潮看了

第七十四章 心灵鸡汤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readx;林延潮待要高声喊人拿贼,待仔细一看才发觉原来墙头上的是于轻舟,墙下的是朱向文,黄碧友。 朱向文在那囔囔道:“糟菜饼来一个,要是,没有,红糟肉饼来一个也行。

”林延潮看了走到墙下问:“你们干嘛?”众人听是有人都吓了一跳,当下都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延潮小声点,被斋夫看到我们就完了。 ”黄碧友嘿嘿地笑着道:“延潮兄,我们开小灶,你要不要来点。 这人家的光饼夹菜,还有鱼丸呢,着实不错。

”“你们不是吃我的光饼夹菜,吃出瘾来了吧。 ”朱向文,黄碧友二人都是嘿嘿地偷笑。

林延潮不由也是肚饿道:“成,我也来碗鱼丸!再来块素菜饼。

”“好的,好的,鱼丸来三碗!”朱向文向于轻舟道了一句。 “好的,”外人的人答允道,“碗和汤勺我明日还是这个点来取啊!”当下于轻舟从墙外捎来三碗鱼丸,众人一个劲的叫,汤别撒了,撒了汤,你等会要我们白啃饼啊。

三碗鱼丸连着汤勺,三个人一碗传一碗,放在墙边。

众人既是开小灶,也不敢声张,拿着饼夹菜,就着鱼丸汤蹲在地上吃了起来。

林延潮闻着汤上的葱香味,看着碗里五颗白花花的鱼丸,不由想起以前一个笑话来。

以前有个老外看到国人把一粒乒乓球放进嘴巴,以为变魔术。

又看到咬破的乒乓球里面竟然有肉丸子,老外忙问:“你们是怎么把肉丸子装进乒乓球的?”然后那位国人说:“我们吃的是鱼丸。 ”林延潮用汤勺舀了个鱼丸咬在嘴里,心底大赞,嗯,不是淀粉,是真鱼肉打得皮,再往里咬去再赞,肉丸子是糖和酱油的味道,实在太地道了。

吃了个鱼丸后,然后一大口素菜饼子,再就着一口带着油星的汤水,实在享受。

三人一下吃了大半,到后面剩下一点倒是舍不得狼吞虎咽了,聊起天来。 “延潮,听说陈行贵邀你入他的春秋社了,能不能帮我求个情,也带我一个。

”朱向文热切地道。

林延潮听陈行贵说春秋社最近缺人,加上自己的面子,所以机会还是蛮大,就算不成,也没损失什么。 但林延潮也没把话说满道:“我与陈行贵也不太熟,可以帮你和他说一声,你别抱太多希望啊。

”朱向文听了满脸是笑,憨憨地道:“林兄肯帮我说一声就好了,我之前也问陈行贵两次了,可是他都没答允啊。

”听林延潮肯为朱向文说话,黄碧友连忙道:“林兄,你也帮我说一下啊!”听黄碧友这么说林延潮还未开口,朱向文就急了:“你治的是诗经,干嘛进春秋社啊。 ”“我蒙学时读的是春秋啊,不行吗?你要我现在治春秋,也行。 ”黄碧友开口道。 林延潮有点为难了道:“黄兄,余子游,叶向高他们不是治诗经吗?为何你不找他带你入社呢?”黄碧友皱眉道:“怎么没找,余子游与林璧清一伙的,看不上我,叶向高更别提了,上一次我见他有一本五经正义,想借过来读,结果他说他叶家的书绝不外借,这小气的人,我怎么会向他开口恳求?”叶向高的画风令自己有点看不懂了,未来的首辅大人不至于这个气度吧。

但想想也是这年头好学生自己读书还来不及,谁还会帮不如自己的人一把。 黄碧友也怕林延潮为难道:“延潮,你不是治尚书吗?我手头上正好有一本转录尚书大题小题的文府,你随时可以拿去看,什么时候还我都行。 ”林延潮点点头,这个可以有啊,这题库文府,本来就是他要去书楼里借的,但书楼里规矩麻烦,一册书一个月内必须还回去,一次还仅能借三册,这是铁规矩,林延潮给管书塞钱也没用。

所以能随时手头上有本书随便翻,还是挺不错的。 见黄碧友许诺,朱向文着急了道:“延潮兄,我也没什么书籍,就是有一册闱墨,是这几年侯官,闽县试的闱墨,如果你想看,随时可从我这拿啊。

”所谓闱墨,就是在考试考官选定中式文字,相当于考试范文了。 林延潮心道这也不错,于是道:“我帮你们说一说吧,到时候就看陈兄意思了。 ”两人都是十分高兴,唯有于轻舟去意已定,事不关己自己吃着饼子无动于衷。

次日林延潮向陈行贵说了这事,陈行贵一口答允道:“既是林兄的面子,我是一定要卖的。

春秋社人也蛮多的,大家可以治春秋时讲会一次,治四书时讲会一次就行,大家愿意去哪,就去哪,这样人也少了。 ”“至于黄碧友我荐他去研习诗经的社就好了。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朱向文,黄碧友二人得知事情搞定后,都是十分高兴,当下各自将说好的书,都给了林延潮。

拿到想要的书籍,林延潮不由十分高兴,这下自己可是省事多了。 这一日到林府听课。 这已经到了腊月,一年最末的时候了。 林府上下已是准备要辞旧迎新了。

林延潮也算在这位复章居士下面,听了好几次课了。 这几日来,林延潮对这居士的学问已是十分佩服,而且对方的见识,也并非是仅是一般的教书先生那样,言辞很少虚文,不空洞。

不是那种书生之见,纸上谈兵的,而是真正是实践过的那种。

几次下来,林延潮也看清对方绝不会是落魄书生,而说话时是不是会冒出一两句官腔。

而且平时讲官话也是说得很正宗,并非是纯粹地方腔味混杂的官腔,舌头有些硬,似乎有在北方游历过。 此人多半是在外地做过官,然后要么辞官不作,要么就是丁优在家,故而教书打法时间。 当然这在明朝也是很正常,在后世就算你考个好大学,也不如毕业后有个好工作。

但在明朝,那些任性的读书人,费尽千辛万苦考取功名后,却经常只当了一两年官,就回家养老了。 这乍看还满符合读书不为稻粱谋这句话,但实际上主要考取举人后,读书人的待遇就已是相当不错了。 经常有的官员,一路上干干停停,数起数落,闲得就去当官,累了就回家歇着。 比如历史董其昌出仕后一不如意,就养病回家,家食二十余年,朝堂闹得不可开交,他却有闲工夫,不仅将书画技能点满,还顺便祸害了一下乡里,然后在家闲得蛋疼后,就又出仕为官。 三起三落,这边为官,那边又享受长假,人生过得真是无比滋润。 尽管猜出对方可能是致仕官员,但是林延潮仍旧是该顶嘴时就顶嘴,该抬杠时候就抬杠,管他呢。 这一日课讲到一半,居士讲书卷一掩道:“十日后就是你们书院的月课了,你可有把握?”林延潮想起这几日都是埋头苦读,当下道:“学生每日都是读书,但是学问的长进,却未能达到学生满意的程度。 ”居士点点头道:“此欲学而未能也,你勤学之志,这几日为师已是看到了,实是出乎为师意料。 要知道我都是给你一般人两倍三倍的课量,也就是说旁人学两三个月,你只需学一个月罢了。

”林延潮听了沾沾自喜,心想那是当然,我是神童嘛。 居士话锋一转道:“不过求学之道急切不得,有一诗,你可从中依着去做。

”居士讲课是不错,但是与这时候老师一般,都是爱讲大道理。 林延潮从小就是喝着父母和老师的心灵鸡汤长大的,可惜也恰恰是从小听过很多道理,但是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林延潮垂着头道:“学生洗耳恭听。

”但听居士念道:“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此诗是朱子所作,是他的学问与修养的经验之谈,圣贤的几十年修养之功,可知学问并非是一作就作到的,要平常慢慢体悟,此诗讲得是平日的烦劳或者功业,如同搁浅在江岸旁的巨船一般,却怎么拖也拖不动,待到春江水暖江水涨潮,巨船随水而升,轻如鸿毛,在江中是随波逐流,在江中自在而行。

”林延潮琢磨着这四句诗,觉得这鸡汤还是挺有营养,当下道:“是先生,我记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