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二百九十五章 那少年在何处?司礼监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5113人围观
简介 念及此处,官应震自是明白了好友黄彦士的用意,显然,今日这锦秀河边可不单是赏雪叙旧那么简单。 “原来宣州汤霍林,久仰久仰!”官应震忙作辑施礼。 “黄州官东鲜之名,我亦是早有耳闻!”汤

第二百九十五章 那少年在何处?司礼监最新章节

念及此处,官应震自是明白了好友黄彦士的用意,显然,今日这锦秀河边可不单是赏雪叙旧那么简单。 “原来宣州汤霍林,久仰久仰!”官应震忙作辑施礼。 “黄州官东鲜之名,我亦是早有耳闻!”汤宾尹也笑着还了礼,然后说了一句:“其实我与贵党熊飞白也是好友。

”闻言,官应震一愣,下意识看向黄彦士,不知道汤宾尹怎么和熊廷弼是好友的,这之前可不曾听熊廷弼说过啊。

要知道以熊廷弼的性格,能不把人得罪就是万幸了,结交为好友可是极其难得的。 也就是他们楚党中人能够包容,要不然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

却不知这宣党首领是怎么和熊廷弼走到一块的。

真是稀奇的很。

黄彦士显是知道内情,朝官应震微笑点头,显然此时不是细说此事的时候。

“这一位是…”黄彦士又为官应震介绍另两人,其中一人是光禄寺寺丞李朴、另一人却是个太监,名叫李永贞。 光禄寺丞李朴,官应震是知道的,此人是齐党中人,为官清廉,早年仕途曾被东林党的沈鲤所阻,故而对东林很是不满。 齐楚两党素来联气同声,相互扶持,黄彦士和李朴私下关系又好,请他来自是没有问题的,可那太监李永贞是怎么回事?汤宾尹和李朴比官应震早到,知道李永贞是个太监,但却不知其底细,因而二人心里也是困惑。 李永贞知大家对自己到来不解,却不解释,只在那冲诸人一一点头,很是客气。

“李公公是金公公名下。 ”黄彦士轻声一笑,摆了个手势,请众人到亭子里坐。 众人听了这一句,却都心中有数了。 金公公是哪个?除了司礼太监金忠还能有哪个!这李永贞既代表金公公前来,想来金公公那里肯定有什么要事。

汤宾尹脑子最活,第一个想到了内廷司礼掌印之争,隐约猜出金忠恐怕是有求三党,因为他的对手据说得到了东林党的支持。 内廷之争也好,外廷之争也好,归根结底都是人争。

有人支持比没人支持的总要强上那么几分。 这也就是党派的由来,亦是党争的由来。 人多,总能欺负人少。 东林党支持亲近自己的那位上台,金忠想要顺利接印,肯定就得往另外几党靠。

这事,不是什么阴谋,而是必然。 李朴和官应震随后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谁都没点破,只含笑点头,一一步入亭中落坐。

待众人坐下后,黄彦士方扭头似随意的与官应震说了句:“东鲜兄,可还记得保定的少年说?”“当然记得,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雄则国雄。

”官应震随口就来了段少年说,看来,这段少年说在这位楚党领袖心中有着不小的份量。 “好一个少年说!”汤宾尹和李朴都是头次听说这少年说,都是拍手称好,尔后均是对这少年说的作者感到好奇。

能作此奇说者,当世一人杰啊。 若能与之相识,莫大之荣幸。 “抑美兄何以突然提到这少年说?莫非…”官应震以为黄彦士有那魏良臣下落,毕竟黄彦士提学北直,那魏良臣又是北直的童生,说不得就是黄彦士录的生员。 这样一来,那魏良臣不但和同党内的熊廷弼有交情,和黄彦士也有师生之谊,将来此子若能科举发达,于楚党而言乃是大大的幸事。 “非也非也。 ”黄彦士却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一脸惋惜道:“好叫东鲜兄知道,那魏良臣不曾在我手中录得。

”“这是为何?”官应震一惊,失声说道,“此子学识可是过人,抑美兄怎的不录他呢,可惜,可惜啊!”李朴和汤宾尹算是听明白了,这少年说的作者看样子就是那个魏良臣,只是此子听起来似乎连个秀才功名都没有。

“确是过人。 ”黄彦士苦笑一声,“不过有些过份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那少年在府考时竟是作了张白卷。 ”“白卷?”官应震哑口无言:还有这事?!亭中众人中,除李永贞之前知道这事外,李朴和汤宾尹都是呆了。

“真交了白卷?”官应震犹自不信,以那日少年的表现,交个白卷可真是匪夷所思的很了。 “确实。

”黄彦士点了点头,这件事他初听闻时,也是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糊涂,糊涂啊!”官应震无比痛惜,“莫非是考前过于紧张,以致失了手?”汤宾尹和李朴也觉可惜,考前紧张以致作答时作不出一字者,历来有之,见怪不怪。

就是有些神童进了考场,也有吓的当场尿裤子的。 总之,这人的才华再高,总也有那么一二令人惋惜者。

时也,命也。 不想,黄彦士却又接着说了件让他们再次说不出话的事来,那便是凭着这张白卷,那魏良臣竟然被河间知府陈伦给点了府案首。

“白卷案首?”李朴险些被呛住:这怎么可能!汤宾尹也是目瞪口呆,饶他素有智谋,见识过人,交猎广泛,于这世间猎奇之事见多听多,但交个白卷还能被点为案首,却真是头一遭听闻了。 潜意识里只一个念头:那河间知府陈伦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抑美兄,你是说笑么?”官应震一脸发懵。 “东鲜兄以为我是那种说笑之人么?”黄彦士一脸正色的看着好友,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忽的笑了起来,“后来的事更有趣,诸位可知那张白卷就在京中,且在一个贵人手中。

”“谁?”三人不约而同发问。

黄彦士朝宫城方向瞄了一眼,吐出几个字来:“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三人又是大吃一惊,李永贞脸上则是一幅难以看懂的表情。 官应震越发糊涂,也越发想不明白了,交张白卷得了案首,这张白卷还落在了贵妃娘娘手中,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又算个什么回事。 “那少年现在何处?”“这个你不如问问李公公。

”黄彦士抬手指向非笑似笑的李永贞。

感谢我是瑶族的瑶儿丶杀鞑子的好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寻找无忧、功名如烟、无聊虫子被鸟吃、把盏龙血热、一了班长、Rush小孩吃糖、风铃陶、独坐观天地、源鑫居、谈家千里牛、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草堂之魂、四知堂先生、巛、前方飙车者何人、反对的话、自耦、NoBookNoLife、风铃陶、七弦琴乱弹、高级用户等书友在春节期间对我的打赏!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