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撞邪:触及你灵魂深处的恐惧

本站2019-07-09119人围观
简介 我感觉不妙,在灯灭掉的那一刹那,我立刻下意识的往楼梯口跑。 可没跑两步,就被那些房客七手八脚的给捉了回来。 他们抓住我的手脚将我抬进房间,然后簇拥着把我按在了床上,嘴里还嘻

撞邪:触及你灵魂深处的恐惧

  我感觉不妙,在灯灭掉的那一刹那,我立刻下意识的往楼梯口跑。 可没跑两步,就被那些房客七手八脚的给捉了回来。   他们抓住我的手脚将我抬进房间,然后簇拥着把我按在了床上,嘴里还嘻嘻哈哈,含含糊糊的说笑。

  “就差你一个啦。

”  “是呀,是呀,你可不能走。 ”  “终于等到一个,你走了,我们还不知道要等上多久呢。 ”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我嘶声力竭的喊叫,四肢乱舞试图挣脱却无济于事。

  他们把我按在了床上,在微弱的月色下,眼前挤满了一张张发青的笑脸。   店老板探过头来,说:“小伙子,我们店里就差你一个房客就住满,住不满我们都走不了啊。

”  “走?去哪里?”  “当然是去阴间报道啊。

”  我急的又喊又叫,惊吓之下感觉两腿之间有股液体蹿了出来,顺着大腿根直淌,我竟然被吓尿了!  那些恶鬼好像很嫌弃,都露出厌恶的表情,抓我腿上的手也都松开了。   鬼怕尿?  砰!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几乎是在同时那些挤在床边的影子全都消失了,我来不及猜想是什么原因,一骨碌从床上翻到了地上,脸摔地上都不觉得疼。   “不许动!”有人喊。

  抬头看到门口有四五黑影向我奔来,我顿时肝胆俱裂,慌不择路的爬上了窗户,就在我准备从窗户上跳下去时,后背一紧又给拽了回来,摔在了地上,三四个人死死按住了我的手脚。

  “啊!救命,救命!”我大声叫喊,突然有重物砸在了我头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窗外的天阴沉沉地,让人十分的压抑,而且只要稍微动下身子,全身就酸痛无比,特别是我还穿着原来的衣服,虽然尿了的裤子已经被体温烘干,还是有种让人羞愧的骚臭味。   我头有些疼,想起了昨晚那重重的一击,伸手去摸却发现右手被手铐拷在了床边上。

  这是怎么回事?  我开始大声喊人,很快进来个护士。

她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而且躲的老远也不靠近,明显是把我当成了坏人。   也是,好人谁戴手铐啊。

  我问她是谁把我送到医院的,为什么要给我戴手铐。

护士哧溜一声又跑出房间,没多久进来了两个警察,一男一女。

  女警察和我岁数差不多,长的有点像一个当红的女明星,具体叫啥名一时也想不起来,反正看着挺好看,还眼熟。

  男的五十来岁,老气横生,看样子应该是个领导。   两个警察都没给我好脸,只是很不友好的扫了我一眼,然后女警向护士询问我的情况,护士说我没有大碍,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我猜应该是昨天对我下黑手造成的。   本以为问完护士,他们还会对我说点什么,没想到却招手把护士带走了。   我被凉在房间里大概半个小时,女警察才又进了病房,她说:“你可以出院了,跟我走吧。

”  她将手铐打开,还没容我说话又麻利的把我双手拷上,然后拉着我就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问。

  “警察局!”  我不是撞邪招鬼了吗?怎么把警察招来了?而且看架势好像犯的事还不小,莫非在我神志不清的时候干了啥坏事?  我惊恐的问自己犯了什么事,女警却对我的询问置之不理,不由分说的把我带到了楼下,然后塞进了一辆警车。

  刚才进屋的老警察也在车里。

我坐在他们两人中间,愈发觉得自己像个犯人。

  我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问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两个人则都摆出了一副无可奉告的面孔,特别是老警察虽然没说话,那眼神就像刀子剜我一样,要不是他们穿着警服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劫持了。   我本来外强中干,一看这架势立刻就怂了,把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到了警局,我被关进了一间阴暗小屋里,无论我如何大喊大叫也没人理我,特别是头疼的更加厉害,就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脑壳里跳出来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打开了房门,抬头一看是那个老警察。   他把我带进了审讯室,那位养眼的女警察也在。 老警察将我拷在椅子上,坐回到了属于他的位置,点上支烟说:“交代你的问题吧。

”  有什么好交代的?难道是去云南拉水果我卸了对方三百斤菠萝?还是上个月运大米时我偷了人家十袋大米?可看着阵势又不像。   正当我胡思乱想不知从何说起时,女警提醒让我说货的事。

这时我才猛然醒悟,想起了二百个白塑料桶事,难道是……  我不敢隐瞒立刻一五一十把事情讲了出来,在我提到斜眼男时,老警察的小眼睛明显的瞪大了一圈,表情像是警犬嗅到危险品。   可当我把旅店的事说完后,审讯室里立刻陷入了沉闷,他们两个面面相觑,好半天都不说话。

  女警察表情怪异的说:“你是说,自己撞邪了?遇到鬼了?”  我委屈的说:“我有必要骗你们吗?”  女警察看向老警察,见老警察冷着脸,她立刻请了清嗓子,说:“你最好老实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你应该知道。 ”  撞邪能撞进警察局我想自己头一份了,我哭丧着脸说:“你们让我交代也得让我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事吧?”  可能他们觉得我确实不像装的,女警察就意简言赅把我的“罪行”陈述了一遍。   听完我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他们怀疑我在帮犯罪份子做毒品交易,犯罪份子自然是斜眼男和姓赵的女人。 而且在警察抓捕我的时候,我为了逃跑还差点跳楼。   女警察见我不吭声,继续说:“我们在车上并没有找到所谓装有‘精盐’的桶。 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已经和对方完成了交易。 ”  她的这番话,竟让我无言以对。   难道真是毒贩子在利用我做毒品交易,然后又装神弄鬼把货弄走了?  就在这时,老警察的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本来就没有笑模样的脸,立刻更加阴沉。

寥寥数语后,他挂断了电话,焦急的说:“小刘先把他带下去,跟我出去一趟。

”  原来这位警察姐姐姓刘。

  在阴暗的小房里,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又想了一遍,只觉得整件事处处透着诡异。

  按照警察的逻辑我确实具有很大的嫌疑,可如果是贩毒份子在装神弄鬼,至于弄出那么大阵仗来把货取走?旅馆里住着最少有二三十人,还有停车场上好几辆汽车,干这种事不都是偷偷摸摸的吗?  警察抓我的时候,那些人又是如何突然消失的?  还有,我第一天送货半路遇到的扎羊角辫的小女孩又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我既被人利用贩毒又撞了邪?  我想的脑仁嗡嗡直响,特别是后脑像是有人使劲揪着我头发一样,又沉又紧。

一摸脑门还烫得吓人。

  我发烧了,浑身发冷,眼皮发沉,像快死了一样难受,在想到事情的种种,眼泪差点掉下来。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有两个警察走进了小屋,还给我吃了点药,喝了些水,好像我还对他们说了一声谢谢。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又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手背上还打着点滴,不过这次并没有戴手铐,。

  床尾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打盹的警察姐姐,就是那位姓刘的女警察。   我动了下身子,把她惊醒了,她用相对柔和的语气说:“你醒了。 ”  虽然我知道是警察把我送回医院的,可我充满了愤怒,即使我真贩毒嫌疑人也不能这样折腾我啊,拷走给送回来,这不玩我吗。

  不过见她态度好了很多,又是穿制服的,我也不敢造次,说:“我真不知道他们是在贩毒,即使我参与了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你们可不能抓不住真凶就往我身上栽啊。 ”  女警察搬着椅子坐到我身边,说:“你真的遇鬼了吗?”  这话问的我一愣,然后木讷的点头,说:“你们不怀疑我运毒了?”  女警察恢复了严肃,说:“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前,你还是脱不了干系。

不过可以先和你说一声,斜眼男我们已经找到了,不过他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