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64.6%受访者赞同高校与公立医院取消编制

本站2019-07-17162人围观
简介 编制意味着什么%受访者认为是稳定的工作,%受访者表示各项福利均得到保障,%受访者直言代表着单位真正的员工。 其他还有:国家事业编制干部(%),言谈举止均要规范(%),低薪酬(%)。

64.6%受访者赞同高校与公立医院取消编制

  编制意味着什么%受访者认为是稳定的工作,%受访者表示各项福利均得到保障,%受访者直言代表着单位真正的员工。 其他还有:国家事业编制干部(%),言谈举止均要规范(%),低薪酬(%)。   近期,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称,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的受访者找工作时仍看重编制,但在高薪和编制二者之间,更多受访者倾向于选择高薪。 %的受访者赞同高校、公立医院取消编制,%的受访者担忧取消编制可能面临既得利益者的反对,%的受访者认为取消高校、公立医院编制将加快实现去行政化目标。   %受访者找工作时看重编制  刚从新疆艺术学院支教回来的朱婷婷是中国传媒大学支教保研的学生,即将成为研究生的她有读博留校的打算,在她看来,编制就像是工作稳定的代名词。 尤其是对想留在北京等大城市的人,与非在编人员相比,编制往往意味着户口,这样今后子女上学等一系列问题都能解决。

所以,朱婷婷毫不讳言编制一直是她所在意的。

  调查显示,%的受访者找工作时看重编制,其中,%的受访者非常看重。

对于当下编制附带的利好与非编制相比差异还有多大这一问题,%的受访者直言差异巨大,%的受访者表示差异一般,分别仅有%、%的受访者认为差异甚微、没有差异。

  编制意味着什么%的受访者认为是稳定的工作,%的受访者表示各项福利均得到保障,%的受访者直言代表着单位真正的员工。

其他还有:国家事业编制干部(%),言谈举止均要规范(%),低薪酬(%)。   因为此次高校去编制改革,朱婷婷坦言目前对自己的留校计划已持观望态度。

如果岗位提供的薪酬非常高,我可能考虑放弃编制,但我还是更倾向编制,毕竟收入来源有多种,像高校教师,可通过发表论文、做项目等方式来弥补。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某公立医院见习医生牟晶(化名)向记者介绍,目前我国不少医院都是企业化运营了,自负盈亏。

当前医院的晋升机制已经很开明,不再唯学术、唯编制论。

但取消编制,无疑将更有利于医务人员尤其年轻医生去实现自我价值,还可促进私立诊所的发展等。 取消编制是大势所趋,是医院发展的需要,更是市场的需要。 谈到高薪与编制,牟晶直言更喜高薪。   当编制遇到高薪,%的受访者选择了高薪,明显高于选择编制(%)的人群。 没有了编制管理的束缚,不再因行政级别而受限,相关领域人才的薪酬也将得到一定程度提高。 据此,%的受访者赞同高校和公立医院取消编制,打破限制,实现人才晋升发展,%的受访者不赞同,教育、医疗是国之基础,国家应兜底。

  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介绍,取消编制的意思,是取消事业单位编制,但保留事业单位性质。

归根结底还是为公众提供服务,需要财政的差额拨款,起到辅助作用。

他还表示,编制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束缚了高校和公立医院的发展。

此次取消编制的目的在于实现人才自由流动,促进公平,提高效率。

  近半受访者认为取消高校公立医院编制将加快去行政化步伐  朱婷婷认为,高校和医院的工资并不算高,如果取消编制导致相关福利变少,恐会引起相关人员通过不恰当手段来创收,甚至导致高校和医院出现人才荒的问题。 我认识的一位高校教师曾表示,继取消双轨制之后若再取消编制,考虑到高校学术压力和并不高的薪酬待遇,将动摇她留在高校的决心。   已在编人员如何调整是个大工程,但就医院来说,会减少不少行政人员,对应的因人设岗问题会改善很大。

牟晶对记者说。

  改革的同时,取消编制在落实过程中也会面临种种困难。 调查显示,%的受访者认为改革在落实过程中很可能面临既得利益者的反对,%的受访者则着眼于落地执行中的细节处理。 其他还有:已在编人员的调整(%),改革带来的质疑(%)。

另有%的受访者认为改革落实过程没有什么问题。   谈到备受关注的已在编人员的安排,张宝义介绍,此次取消编制是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 对于新进的员工,均采用合同制,而已在编人员则保障他们的权益,通过人员自然减少的办法逐步回收编制。

当前年轻人其实反而比较赞成取消编制,没有了束缚,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获取合理的薪酬,也能实现来去自由。   张宝义认为,取消编制容易出现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局面。

我国本来就存在发展不平衡问题,因此不能加剧区域不平衡,更不要造成新的不平衡。

没有了编制的束缚,相对贫困或落后地区的顶尖人才会流向发达城市的单位,造成区域间发展的不平衡,这是最大的问题。 体现在个人上,因为没有编制,绩效直接挂钩收入,顶级人才的收入可能是普通者的十几倍甚至更多。

  他表示,现在高校和公立医院实行的是差额拨款,但现在的差额拨款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标准和比例不统一。

像部委的高校是由部委直接拨款,而地方高校由地方政府拨款。 经费来源的差别导致的拨款多少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高校发展的不平衡,影响高校教学质量、综合实力排名等问题,这就要求差额拨款的平衡。

  张宝义建议,目前可先选择部分单位进行试点,试点成效好,再进一步推广,不能一蹴而就。 针对可能出现的不平衡,可通过增加补贴、人才补贴等留住人才。

而且取消编制后,单位内部要建立完善的聘任机制、晋升机制、管理机制,当然也涉及单位内部的工会建设。

  调查显示,%的受访者认为高校和公立医院取消编制,将加快去行政化步伐,%的受访者认为能劳者多得,不再受编制束缚。

也有%的受访者担心高校、医院或将面临人才短缺。 其他还有:逐步解决部分公共服务领域问题(%),实现人事公平(%),实现人才流动的最优配置(%),造成成本上升(%)。

  在本次调查受访者中,民营企业人员占%,国有企业人员占%,事业单位人员占%,三资企业人员占%,自主创业人员占%,学生占%,农民工占%,农民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