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367章 自讨苦吃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52人围观
简介 “好大的口气……”雷厉还没回应,大炮却是气炸了,他怒极反笑:“我就在这里站着,有本事你过来杀!”并不担心自己个人的危险,大炮十足地信任他们的队长。 如果云海想要杀他,雷厉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第367章 自讨苦吃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好大的口气……”雷厉还没回应,大炮却是气炸了,他怒极反笑:“我就在这里站着,有本事你过来杀!”并不担心自己个人的危险,大炮十足地信任他们的队长。

如果云海想要杀他,雷厉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除非云海引爆重力炸弹,但那不是杀大炮自己,而是大家伙同归于尽,大炮不信云海有那个胆量、魄力敢这么做。 “一……”云海没有废话,开口计起了数。

大炮下意识地向雷厉身边靠了靠,他的眼眸余光锁定了仍旧贴在舰体上的云月。 “二……”云海微笑报出了第二个数字。

雷厉的目光闪烁不定起来,却仍旧摊开手心放在身前,根本没有送进口中的意思。 “三!”伴随着云海吐出了最后一个数字,大炮冷笑的神情登时僵滞了起来。

下一秒,他那惊恐的目光移向了自己的胸膛。 仿佛体内沉睡的恶魔苏醒了过来,大炮的胸膛剧烈地起伏起来,不时有一个个尖锐的凸起遽现,又突兀缩了进去。

“啊!”恐惧的叫喊着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在雷厉等人瞪大的眼睛中,大炮的胸膛突兀破碎开来,一个沾满了血迹的平滑颅骨从他胸腔的破洞中探了出来,那恶心而又丑陋的嘴巴张开,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鸣。

“扑通!”在异形幼体破胸的刹那,生理机能就能完全破坏的大炮仰面倒下,身躯兀自抽搐的他,五官中鲜血渗涌,却是已经彻底死亡了。 相比愤怒。 更多的人都被诡异、血腥的手段镇住了,不可抑止的恐惧就像是找到了温床的病毒,开始在他们的心头疯长起来。

“别动手!”云海的指尖摁在了重力炸弹的激发钮上。 遥看着目光中快要喷出火来的雷厉,右手的粒子大炮开始在主控室内其他人身上点开了。 “唔……这个不行。

寄生时间太短还没成熟。 ”一个被云海点中的满头青疙瘩红脸庞的类人生物,脸色瞬间黑了。

“这个也不行,还是时间太短,强行破胸的话,也会连累它也死去。 ”云海左手的粒子光炮指中的方向离开了蓝狐,后者的脸色“唰”地白了。

“这个倒是时间够了,只是看上去战舰还要依靠他驾驶,所以不能杀死他……”粒子光炮离开了胖子的方向。 后者的脸上露出了深入骨髓的恐惧,满身的肥肉哆嗦了起来。

“送你一句忠告,少吃一点,你吃的越多,体内的寄生体成长的就越快,这样它对你体内能量的汲取就越多越快。 其实你并不饿,饿只是寄生体分泌出一种物质刺激你的感观造成的错觉。

”云海“好心”地冲胖子说了一句,后者只是恐惧地打着哆嗦,下意识就将怀中一袋封装食品扔了出去。

“就你了,你体内的寄生体已经成熟了。 希望你在这艘战舰中的作用并不大……”最终,云海手中的粒子大炮锁定了那个细长脑袋的多多米。

“不要,我是全能的战舰检修人员。

战舰上的任何故障排除与修理,都离不开我……”多多米惊恐地尖叫了一声,激动地解释起来。 “多多米,不要被他吓到了,我不信我们每个人体内都有什么寄生体的存在。 ”蓝狐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冷声说道。

“好吧,为了证实我不是在撒谎,我决定给你们一点证据。

”云海微笑说着,同时下达了精神命令。

蓝狐饱满的酥胸突然震动了一下。

而其他跟着云海的目光凝视着她的人,都清楚地看到了。 她的左胸瞬间隆起了一下。 “还有你……呃,还是算了。

你的脂肪太厚,看起来不够明显,那就是你了……”云海伸手指向了细长脑袋的多多米。 当后者恐惧地颤抖起来时,多多米只觉自己的胸口有某种未知的东西,突然有了一个剧烈的动作。

这一次大家看得清清楚楚,多多米干瘪的胸膛,的确有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隆起。 “这么说,我们都是死定了的,那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吞下这个会杀死我的鬼东西!”半晌默不作声的雷厉缓缓开口,他的神情仍旧是平静的可怕。 “不见得,我想让你们死,只需要一个精神命令;我想让你们活下去,仍旧只需要一个精神命令。 相信我,它们无法抗拒我的精神命令,就算是我让它们去死。

”云海微笑说道。

“我不太明白。 ”雷厉摇了摇头。 “如果我们谈拢了,我会让它们进入休眠状态,不再汲取你们体内的能量成长,自然也不会破开你们的胸膛。

”“在我达到了目的之后,你们可以通过手术将它取出来,当然,这得是我许可的条件下才能进行的。 ”“我相信即便是我们现在谈好了,你们肯定会在后面尝试将它偷偷取出来,相信我,它们在面临生命危险时,感觉是极度敏锐的。 ”“如果没有接收到我的精神命令,它们会在受到威胁的第一时间破开你们的胸膛,或者咬死自己,你们中间哪个觉得可以承受它酸血的腐蚀的话,尽管去试。 ”“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我把决定权交给你,咱们是鱼死网破,还是好好谈谈,你决定。

”一口气说完,云海盯着雷厉闭上了嘴巴。

“将决定权交给我?你不是说过我没有选择么?”雷厉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淡淡问道。

“好像还真是这样。

”云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补充道:“其实这一切都是你自讨苦吃,我们原本拥有自己的宇宙飞船,可它被你们给毁了。

”张了张嘴巴,雷厉竟是无言以对。 目光在主控室内打起了转,除了微笑的云海和带着诡异笑容的云月以外,其他任何人的眼眸深处,雷厉都看到了他们心中深藏的恐惧。 加入战队,基本就是在刀尖上跳舞,在无法规避的情况下,这些人大多数都不怕死。

但这次情况却是不同,不管是谁,只要清楚了自己的体内孕育着一只丑陋狰狞的凶残怪物,根本没办法不恐惧。

这跟怕死是两回事,就连一向清洌漠然的蓝狐,雷厉都从她的眼眸中看到了惊恐不安。 心里叹了一口气,雷厉又看向了云海,开口问道:“那只进入了气态巨行星的异兽,它也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