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第一千零一十九回 狂徒无惧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人围观
简介 英布的眼中杀机一现,看着毛王妃,冷笑道:“大嫂,你的话太多了,我英布再怎么没用,起码反抗过,起兵过,哪象你们夫妇,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为了保子孙后代的那个长沙国,吓得喝毒药自尽,人活着能窝囊到

第一千零一十九回 狂徒无惧沧狼行最新章节

英布的眼中杀机一现,看着毛王妃,冷笑道:“大嫂,你的话太多了,我英布再怎么没用,起码反抗过,起兵过,哪象你们夫妇,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为了保子孙后代的那个长沙国,吓得喝毒药自尽,人活着能窝囊到这个程度,实在也是够可以的。 听李沧行说,你的那个长沙国,也就保留了几十年,这就是你们用命换来的结果吗?”毛王妃本来是想占些嘴上的便宜,却被英布反过来狠狠地羞辱了一阵,连还嘴的地方也没有,只能恨恨地换了个话题:“五十步笑百步,有什么意思,我们吴家至少子孙得以保全,没有身死国灭,不象你英布,早早地因为谋反被杀头灭族,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英布冷笑一声,露出了一口白花花的牙齿,阴森地笑道:“大嫂,你可知道,当年我英布背叛项羽,倒向刘邦的时候,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吗?”毛王妃的脸色一变,失声道:“你是,你是想说你全家给杀的事吗?”英布厉声道:“不错,当年我对项羽忠心耿耿,就因为生病在床,他就疑我有投汉之心,派人前来一再催促,还想要夺我兵权,我忍无可忍,这才杀了楚使,背项投刘,可是项羽匹夫,放着刘邦和田荣不打,却是先来打我英布,我抵挡不住,孤身逃走,这匹夫竟然不念结义之情,把我夫人和子女,还有我的老母,一家老小四十七口人,全部扔进锅里烹而食之,大嫂,这件事你忘了吗?”毛王妃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悯:“此事我怎么会忘,后来你大哥,还有刘邦为了此事,不停地陪你,劝你。 我记得是我家王爷怕你一时想不开自杀,陪你喝了七天七夜的酒,听你大哭了十几场,这才让你打消了死意。

重新振作起来。

”英布哈哈一笑:“不错,本来我是悔恨地无以复加,因为我的误判形势,没有及时送走家人,害得他们遭此横祸。

不过后来我看到了刘邦的所做所为。

韩信,彭越,他们的家人又有谁能得保平安的?我就算早早地把家人送到刘邦那里,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几十年罢了,最后还是落得个满门抄斩的结局,除非我学你们这对废物一样,自己服毒,让老贼刘邦安心!”毛王妃叹了口气:“刘邦身具龙血,是天命所归之人,人的命。

天注定,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

”英布双眼圆睁,几乎要迸眶而出,连眼角都开始流血,嗔目大吼道:“不,不对,谁说人的命运是天注定?上天把我们生到这世上,让我英布身具龙血,不是为了让老子一世世地给刘邦这龟儿子当奴隶的。

大丈夫生不得九鼎食,死亦要九鼎烹。 不过一死而已,又有什么想不开的!”屈彩凤悄悄地问李沧行道:“沧行,那个什么九顶食是啥意思啊,是要到九顶山去吃东西吗?”李沧行微微一笑。

摇了摇头,密道:“不是的,九鼎象征着天子的权力,以前大禹治水,让九州诸侯各献一鼎,在上面画明所在州的山川河流。 这九鼎就象征着天子,或者说后世皇帝的绝对权威,而秦汉时期,造反失败的人,尸体会给扔到这九鼎之中煮了喂狗吃,以惩罚心怀不轨的人。 英布那意思,就是说他不愿意当个诸候,非要当皇帝,就算造反失败,大不了没命便是,没啥好怕的。 ”屈彩凤微微一笑,在李沧行的胳膊上轻轻地拧了一下:“傻瓜,你倒是就缺这家伙的这股子狠劲,若是你有他十分之一想当皇帝的心,也不知道能拯救这世上多少黎民百姓呢。 ”李沧行叹了口气,密道:“战乱一开,苦的是天下百姓,为了一个人的野心,让千百万人陷于苦难,这种事情,我不会做的。 ”屈彩凤摇了摇头:“现在我也是你的人了,还有沐妹妹,若是真象这个英布所说的那样,皇帝要对你下杀手了,我们也难逃一死,到时候你还会这样念及苍生,坐以待毙吗?”李沧行的心中一动,这个问题让他很难回答,他突然有些害怕起来,以前他独来独往,无所畏惧,虽然一直放不下沐兰湘,但也知道小师妹早已经名花有主,自己只不过是黯然神伤而已,并不用担心小师妹的生死。

可是现在自己拥有两位对自己痴心一片的未婚妻,享受齐人之福的同时,也有了巨大的责任与压力,自己的命可以不要,但说什么也不能让彩凤和小师妹受一点点的伤害,如果皇帝真的对自己痛下杀手,自己还会不会拿出太祖锦囊奋起反击呢?他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了。 正当李沧行思量间,却听到英布在冷笑道:“李沧行,你以为在这里大言恫吓,老子就会给吓得不出这古墓了吗?啊呸!老子在这鸟地方给困了快两千年,就算可以长生不老,又能如何?陪着你们这些孤魂野鬼再过两千年吗?别说老子根本不信你的那些屁话,就算真的外面高手如云,老子也要亲眼见识一番,打不过大不了找地方再重新练起,反正老子已是不死不灭之身,等多少年都可以,老子就不信练个两三百年,这世上还有人是老子的对手!”李沧行冷冷地说道:“那这么说,我们也只有把你给彻底消灭了,才能安稳地在这个地方定居下来,我也不想跟个千年老鬼做一辈子的邻居,英布,你还有什么本事和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英布的眼中杀机一现:“很好,我们打我们的,不需要别人在这里碍手碍脚,大嫂,永别了!”他话音刚落,左手的玄冰短刀突然一勾一挑,再一下劈,一道狮子状的黑色魔气,直奔毛王妃而去。

李沧行未料到英布居然是去杀毛王妃,无论是作为一个侠者的本能还是想要知道出去的通道这一需要,他都必须护住毛王妃,他的身子本能地向着毛王妃的方向跃出,斩龙刀连连挥击,三道刀气两道击向英布,阻其跟进,一道直击那道黑色魔气。 李沧行的身子刚抢出一丈,英布的气息鬼魅般地在他身后出现,直扑屈彩凤而去,他的心猛地一沉,几乎脱口而出:“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