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生涩中绽放的花蕾没有果期

本站2019-07-0295人围观
简介 初三冬天的下午,学校安排了大扫除,在尘土飞扬中男生们互相追逐打闹,此时我没有看见远处的小妖一直看着我。 我慌忙跑过去,笑着对她说,怎么了,丫头,有事么 她低垂着

生涩中绽放的花蕾没有果期

  初三冬天的下午,学校安排了大扫除,在尘土飞扬中男生们互相追逐打闹,此时我没有看见远处的小妖一直看着我。 我慌忙跑过去,笑着对她说,怎么了,丫头,有事么  她低垂着脸,仿佛有晶莹的东西在眼眶中打转,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我说到底怎么了,你到是说话呀  小妖说,我可能是怀孕了。

  小妖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在一年前相爱。 曾经我在小妖家门口等她一个小时只为了送她一双手套,上面绣着一个微笑的熊娃娃,很像她。   也曾在一天冬天,她与吵架了不敢回家,我用羽绒服将她包裹住,让她的脸垂在我的肩头,夜晚的街头,我们就这样相拥着。

  我记得有一次她父母去外地旅游,只剩下小妖和我。 我以为一直抱着就好,却没想到,始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一件件地将她的衣服脱下,她紧张的手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脸上的绯红像是一朵正在绽开的梅花,小妖在我面前展示出她美丽侗体,我们像两个慌忙的小孩一样,在深夜中不敢开灯,也不说话,只剩下呼吸……  那一夜,我迅速成人。   但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怀孕了。

这个消息让我一天都处于恐惧与焦躁中,根本听不进去课,任何人在我眼前走过都觉得烦躁,我反复问自己,该怎么办  后来还是带她去了医院。 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医院,小妖也是。

她一路上拉着我的手,好像松开就会丢掉全世界似的。 她的眼神总是很不安,说估计快两个月了。

我说也许吧。

我骑着单车载着她走在满是行人的路上,没有人知道我们去哪,没有知道我们的未来将停在什么地方,而这次行走,也是我对未来充满不安定的开始。   小妖说等她去了医院后,就带她去游乐园去,等她做完手术,就给她买早已看上的那件百褶裙。

小妖坐在车子后面,用力地把我的腰抱着。 我说,把手拿下来吧,你这样抱着我就没有办法骑车了。

她笑着说,那摔了可就一失两命了啊。 突然我感觉到一阵烦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会有怎样的结果将承受多么大的心理压力你在知道么,但小妖你却还有开玩笑,我愤怒地对小妖说:快闭嘴吧!  她进手术室的那一刹那突然就对着我哭了起来,眼睛里的泪水簌簌地往下掉。

医院里的人都望着我们。

我慌张地对她说:你快进去吧,多难堪,人们都看着我们呢。   她望着我走进了手术室。 背影消失在医院的长廊里。 我两旁交错闪过的人,看着这个未满18岁的小孩,在妇产科这个门牌下徘徊。

他们表情异样,医生不时地在窃窃私语。 无论他们再说什么,我都感觉那是在说我。

但是这时,我真的不在乎这些了,我只在乎手术室里的小妖能平安出来。   但是事情的发展不如我愿,手术不顺利,医生对我说,赶快通知她的监护人,宫外孕,需要做大手术。

  我说我在不成吗医生瞪了我一眼说,出了事情你能负起责嘛  站在IC卡电话前我徘徊着,心如死灰,但是已经豁出去了,随即拨通了小妖家的电话……  没过多久,小妖的父母来了,匆匆忙忙、面色灰白地走进手术室,根本没有看我。 吵闹声很快就从手术室里传了出来,医生说,安静、安静,病人没事。 现在手术,你们都出去。   在医院走廊的休息处,对面坐的小妖父母和我们都沉默。 我低着头感觉时间静止了。

终于,我鼓起勇气想说话,却感到一阵风落下来,一个巴掌在我眼前开了花,我摇摇欲坠。 没有疼痛感,只有晕旋,但是心里很舒服。 终于,终于不再让我忍受沉默地谴责……  小妖的大声喊着,小兔崽子!赶紧回家,告诉你爸妈你做的好事……滚……。